民风网
民风网
家学工作室

《送东阳马生序》译文及鉴赏

文章来源:民风网 更新时间:2024-03-04241

送东阳马生序

【明】宋濂

编者按:自古至今,常人改变命运,靠得住的就是学习。跟家长学、向生活练、找高人点、从实践求,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只有提高了境界,掌握了本领,才是真功夫,靠得住。故有,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看看时下的孩子,作点作业累,要快乐!多阅读几页书累,没有用!参与点家庭劳动累,受不了!更可怜有些长辈,自己没有多少文化,对人家管教孩子又不能理解,以孩子小为名,既不允许老师严厉管教,也不许父母督促教育。试问,你今天放过他,他是快乐了(点击查阅奶头乐理论),轻松了,明天残酷的竞争会因此而给他让路吗?放过孩子该经受磨砺与学习之苦,就等于坐视他的平庸。把这篇文章推荐给家长,与孩子共读而共论。一是文章阐述之精妙,说理之通俗而透彻,值得借鉴,更希望孩子能够背诵以熟悉。二是吃透作者关于学习以及表达出的为人的学问,汲取营养,身体力行。三是家长要从中反思,结合孩子学习的实际,研究让其勤学苦练之法,切实开展好家庭教育。

【文】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

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duo),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si)其忻(xin)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qie)曳屣(xi)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jun)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ying)人持汤沃灌,以衾(qin)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mao)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天子之宠光,缀(zhui)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lin)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wei),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ye)余,撰长书以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我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予者哉?

【译文】

我年幼时就爱学习。因为家中贫穷,无法得到书来看,常向藏书的⼈家求借,亲手抄录,约定日期送还。天气酷寒时,砚池中的水冻成了坚冰,手指不能屈伸,我仍不放松抄书。抄写完后,赶快送还人家,不敢稍稍超过约定的期限。因此人们大多肯将书借给我,我因而能够看各种各样的书。

已经成年之后,更加仰慕圣贤的学说,又苦于不能与学识渊博的老师和名人交往,曾快步走到百里之外,手拿着经书向同乡前辈求教。前辈德高望重,门人学生挤满了他的房间,他的言辞和态度从未稍有委婉。我站着陪侍在他左右,提出疑难,询问道理,低身侧耳向他请教;有时遭到他的训斥,表情更为恭敬,礼序更为周到,不敢答复一句话;等到他高兴时,就又向他请教。所以我虽然愚钝,最终还是得到不少教益。

当我寻师时,背着书箱,把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行走在深山大谷之中,严冬寒风凛冽,大雪深达几尺,脚和皮肤受冻裂开都不知道。到学舍后,四肢僵硬不能动弹,仆人给我灌下热水,用被子围盖身上,过了很久才暖和过来。住在旅馆,我每天吃两顿饭,没有新鲜肥嫩的美味享受。同学舍的求学者都穿着锦绣衣服,戴着有红色帽带、饰有珍宝的帽子,腰间挂着白玉环,左边佩戴着刀,右边备有香囊,光彩鲜明,如同神人;我却穿着旧棉袍、破衣服处于他们之间,毫无羡慕的意思。因为心中有足以使自己高兴的事,并不觉得吃穿的享受不如人家。我的勤劳和艰辛大概就是这样。

如今我虽已年老,没有什么成就,但所幸还得以置身于君子的行列中,承受着天子的恩宠荣耀,追随在公卿之后,每天陪侍着皇上,听候询问,天底下也不适当地称颂自己的姓名,更何况才能超过我的人呢?

如今的学生们在太学中学习,朝廷每天供给膳食,父母每年都赠给冬天的皮衣和夏天的葛衣,没有冻饿的忧虑了;坐在高大的屋子里面诵读经书,没有奔走的劳苦了;有司业和博士当他们的老师,没有询问而不告诉,求教而无所收获的了;凡是所应该具备的书籍,都集中在这里,不必再像我这样用手抄录,从别人处借来然后才能看到了。他们中如果学业有所不精通,品德有所未养成的,如果不是天赋、资质低下,就是用心不如我这样专一,难道可以说是别人的过错吗!

东阳的年轻人马君则,在太学中已学习二年了,同辈人很称赞他的德行。我到京师朝见皇帝时,马生以同乡晚辈的身份拜见我,写了一封长信作为礼物,文辞很顺畅通达,同他论辩,言语温和而态度谦恭。他自己说少年时对于学习很用心、刻苦,这可以称作善于学习者吧!他将要回家拜见父母双亲,我特地将自己治学的艰难告诉他。如果说我勉励同乡努力学习,则是我的志意;如果诋毁我夸耀自己遭遇之好而在同乡前骄傲,难道是了解我吗?

【鉴赏】所谓序,一种是写来评介著作的,叫书序; 一种是赠送别人的,叫赠序。这篇序文属于后者。这篇文章勉励当时的太学生要刻苦读书,说理透彻,文字朴素,很有感动人心的力量。

文章的第一小节,是作者写自己少年时代读书的刻苦勤奋。作者一开始就揭示了“嗜学”和“家贫”的尖锐矛盾。家境贫寒无法买书来看,只好向别人借书,“手自笔录”,这就成了解决矛盾的办法。“手自笔录”这一情景,初步揭示了学习的勤奋态度。接着用寒冬天气抄书的情景进一步描写这种刻苦精神。“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既是指天气,又是指家道贫寒。“弗之怠”三字,用语简洁,用学习态度和学习条件进行对比,进一步突出学习的刻苦。作者从最艰难的严冬季节着笔,用来说明一年四季,天天如此,很有概括作用。“走送之,不敢稍逾约”的“走”字和“稍”字值得注意。“走”是跑的意思,这里指“赶快”。“走送之”,亲自去借,又亲自去送,而且赶紧送去。“不敢稍逾约”,不敢稍稍超过约定的期限,这个“稍”字强调了他坚守信约,决不耽误,即使困难再大,也是这样。这一句照应了前面的“计日以还”一句,说明在正常情况和特殊情况下都是如此。前文历述读书艰辛,再用“以是”轻轻一转,后用“因”再加转折,转到“遍观群书”的结果上来。由因及果,文意多变却顺承自如。

接下来的第二小节,以“既”字兜住了上文。前述“幼时”,此说成年;前述读书艰辛,此说求师艰难。“益慕圣贤之道”的“益”字使文意递进。由“遍观群书”,便萌发了向往圣贤之道的愿望。“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的“患”字和上句的“慕”字又形成了一对矛盾。解决这对矛盾的途径则是“趋百里外”。“百里”,以路途之遥,显示出求师之切。短短一句话中连续出现“趋”、“从”、“执”、“叩”、“问”等行为动词,把求师的情景生动地描述出来。这里可分三层分析: 第一层写师道尊严。“德隆望尊”是概括性评价,再以学生挤满书屋加以具体化,此为烘染法。但,即使其门如市,老师亦未“稍降辞色” ,此为反衬法。而写老师严厉又是为着突出作者求师的诚恳。于是,接下来的第二层是写平日请教老师的情景。“立侍左右” “俯身倾耳”均是虔诚恭敬之态的生动写照。第三层是写老师发怒时求教的情景。“色愈恭,礼愈至”,表连锁关系的“愈”字两次出现,把作者的谦恭之态描述得至为传神。“俟其忻悦,则又请焉”的“则”字,笔触稍稍提起,再微微一转,逼入那个“请”字,最后又以一“故”字,轻轻关拢文意,表明作者以竭诚求师之心和孜孜不倦之意,终于使学问大有长进。第一、二两小节,所述内容各有侧重。前面说读书难,后面说求师难,但都围绕好学这个中心,因而两小节文意是关联的。

第三小节主要是写外出求学的情景。作者选取了一个特定情景加以描写。“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 ,穷冬、烈风、大雪,分别从季节、环境、气候的特点上着眼。“足肤皲裂而不知” ,“四支僵劲不能动”,又反衬了天气的严寒和行路的凄苦。这是写行,同时写到了衣、食、住: 寄居旅店,穿破旧棉袍,每天只吃两顿饭,没有鲜鱼美肉可供享受。这一切,都表现了一个“苦”字。而着力写苦,有两个目的,一是对比“同舍生” ,那些住在同一旅店里的富家子弟; 一是表现自己“中有足乐者”,也就是内心的乐趣。作者着力写出富家子弟服饰的华美,勾勒出他们的形象。在具体描述之后,笔锋一拎,着“煜然若神人”一喻,收束文句。而这一比喻越是突出,下面的对比就越加鲜明:“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一边服装鲜美,一边破衣烂袄,在同一画面内,就进一步突出了作者的寒碜相。在经过这样的对比后,作者的笔墨开始转折,进入对精神境界的揭示: “略无慕艳意” ,表明他一点也不羡慕,不自惭形秽。那么,他何以会如此呢? 因为“中有足乐者” ,内心有精神安慰和思想寄托。文章于此在表达内容上比前两小节更有思想深度了。接下来作者用“盖余之勤且艰若此”结束这一小节。说明这只是一个例子,是一种特定情景,从而用特定来说明一般,概括了许多类似情形。

第四小节和前面几小节在文意上是相承的,是说明刻苦学习的结果。它的立意是勉励别人刻苦求学。作者既要说明学习结果,以便达到勉励别人的效果,又不可以炫耀自己。这样,在行文上,就多用谦词,如“未有所成”,没有什么成就; “幸预”,有幸参预; “缀” ,跟随; “谬称”,不恰当的赞许,等等,蔼然有长者之风范。

第五小节历数太学生们学习条件的优越,并和自己年轻时学习的艰苦情形进行对比。作者是从食、住、书、师四个方面入手的,形成文意的对照。当文章经过逐层对比,表现出逼人的气势之后,推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这里,“非……则……”的句式选用,显示出不容置辩的力量。语气助词“耳” ,加强了情感色彩。在强有力的推断之后,作者似乎意犹未尽,再跳出一个反诘句: “岂他人之过哉! ”语意得到强化。

最后一小节主要是说写这篇序的目的,这就是“勉乡人以学” ,而不是“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从行文上看,宋濂之所以写这篇序文赠送给马君则,不是轻率的。这当中有别人对马君则的称赞,有同乡人这一层关系,有他自己对马君则各方面的好印象。

这篇文章中心思想明确,但作者不是板着面孔讲道理,而是用夹叙夹议的方法。而这种夹叙夹议手法的运用,又是通过现身说法的途径,包含着自己亲身的经历和感受,因而显得情意恳切,语重心长,使人感到亲切。文章从叙述入手,表面上看似乎离题,实际上内在的勾联很紧。从年轻时读书、从师、求学的经历写起,逐层道来,最后过渡到本题。叙述经历,选取的是跟题旨有关的事情,因而在叙述中隐隐地有着议论的意图。先写自己,再写太学生,后写马君则。写自己引出了写太学生,写太学生们又引出了作为太学生之一的马君则。写自己的艰苦经历是正面教育,写富家子弟求学的情形是提供反面的教训。这一切又无不是为着勉励马生。因而,全文的结构紧密,最后推出题旨就显得水到渠成。

文字简洁朴实,娓娓道来,意味深长。叙述往昔,虽字字辛酸,但非嗟叹贫穷,乃是包含着“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之意,因而,“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 ,又显示出欣慰之情。“盖余之勤且艰若此”,回首往事中蕴涵着感慨之情;描述富家子弟装扮,流露出轻蔑之情;指出太学生学无长进,则又表现出愤慨之情。文词淡,情感浓,含义深,构成本文的一大特色。

善于运用对比手法。较显著的是两组对比:一组是富家子弟的豪华和作者的穷寒,一组是太学生们学习条件优越和作者当年学习条件低劣。对比的条件基于双方处在极端矛盾、不协调的情况之上,作者正是寻找到了这一点,构成了对比的基础,并使之两两相对、互成比较。值得称道的是,这种对比不是凭空虚拟,而是处处有行文的照应,例如第五小节的几组对比:廪稍裘葛和冻馁,大厦之下读书和奔走辛劳,老师专门授业和无师可以请教,各种典籍应有尽有和向人借书手抄笔录,等等,而每组对比的后一侧面都在前几小节充分描述过了,所以,这里的对比无突兀之嫌,反有前勾后联、关合紧锁之妙。

 编辑/萧文

上一篇:家学外延是修行 下一篇:杨东平:成功的家庭教育有五个指标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

辽公网安备 21032302210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