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网
民风网
社区风采

沈阳城市雕塑之北站广场《逐日》

文章来源:民风网 更新时间:2020-05-252687

北站广场《逐日》

逐日

《逐日》雕塑,沈阳北站广场。形态表达为追逐太阳的鸟,古人图腾中的太阳鸟,现代思维为逐日。雕塑承载文脉之源,新乐文化遗址出土太阳鸟图腾。

史前文明,崇拜太阳、鸟、兽等自然物,相信会给自己带来好运,相信它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够帮助到自己。进而,以崇拜物为精神寄托而画形为图腾(保护神符号)。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西方自然神话学派认为,人类最早的神是太阳神,最早的崇拜形式是太阳崇拜。日神崇拜及信仰贯穿埃及文脉始终,古埃及人把太阳叫做“拉”,其国王称作“拉神之子”。被灭绝的古印加文明,也曾以太阳为最高神。太阳节,至今仍是秘鲁的传统节日。印度、希腊、俄罗斯、日本、朝鲜、中东各国等,都发现有早期太阳崇拜的遗迹。纵览各大文明古国以及环太平洋文明遗迹,太阳崇拜都是远古人类最主要而普遍的信仰。我国黄河域、西南和华南等地都发现日神信仰和太阳崇拜的文物,存在一元日神信仰的现象。所以,学者何新在《诸神的起源》中说,东亚海洋文化圈其实是一个太阳崇拜文化圈。

鸟灵崇拜与太阳崇拜几乎同时出现,往往融为一体,变成了“太阳鸟”图腾。这种文化现象是怎么出现的?

中国古代的鸾或雒,日本的天照大神,古埃及的赖鸟,古美洲的雷鸟,古希腊的克劳诺斯(宙斯),古印度的迦娄罗鸟,蒙古的脱斡林勒鸟等等,都称为太阳鸟。考古发现,在距今8000年多前的远古中国农耕文明初期,一些陶器、玉器或骨器,就已经多见将太阳与神鸟融为一体的太阳神鸟纹。例如,浙江河姆渡出土有“双鸟捧日”、“双鸟共日”、“双鸟拱嘉禾”等饰纹。在其他新石器时代遗址中,也经常能见到“太阳鸟”饰纹。如沈阳新乐新石器时代遗址等,大多都是太阳与鸟的组合,或在太阳中绘刻鸟纹,或在鸟身上绘刻太阳纹。那个时候,太阳鸟又被称作乌金、阳鸟、鸾鸟、凤鸟等,并最终演变为凤(凤凰)图腾。在距今四五千年的中国稻作民族地区,几乎是“太阳鸟”的天下。直至周代以后,“太阳鸟”的主体地位才逐渐为“龙纹”所取代。再往后,就是龙与凤在不同区域,甚至同一区域的不同应用环境中同时出现。虽至今以“龙纹”为主,但在人们的意识中,两者都是平等的重要。

太阳与鸟几近同时被人崇拜,只有放回到那个远古环境中,才能说得通。在古人类的思维中,没有“太阳”二字,更没有今天的“太阳”意识。也没有“鸟”。我们今天的“太阳”与“鸟”是后来人对事物的认知得以透彻之后,尤其是语言文字条件都具备以后,用于事物相区分的名称。依佛家的“空”,即原本没有的,是人为赋予的。在当时,鸟与太阳属于一类物,即“空中飞的”东西。太阳从这(东)边飞起,到那(西)边落下,与鸟没有什么两样。太阳能给人带来光明,温暖,甚至是火种。还能让土里长出来的东西,有灵性,很快长高,而且还壮实。如果哪天(阴、雨等)太阳不出来了,人很不舒服,甚至有人被冻死,有人被水淹,有些植物也遭到灾而死。所以,人们就认为它有一种力量(太阳能),让人不冷,让人看到东西,让土里长出东西供人吃,保证人存活。因而崇拜。

太阳鸟

鸟和太阳一样,也是“空中飞的”,或者认为是太阳的“孩子”,或者认为是太阳派下来的“使者”,或者认为是太阳的“伙伴”,如人与人之间一样。因为太阳一出来,鸟就活灵活现地出来,到处飞落。最主要的是鸟引导人找到食物,教会人农耕。研究表明,人类的稻作、谷物种植起源于鸟类。最早是从鸟觅食行为学来的,即“兽耕鸟耘”之说。古人的经验,有鸟觅食的地方,就有人吃的东西。或者是植物的果实,或者是鸟扒出来的根茎等,或者是鸟扒过的地方都能长出嫩芽或食用。鸟的觅食,引导人们找到野生稻谷。鸟越多的地方,野生稻谷等人可以吃的东西就越丰厚,能提供给人吃的东西就越多。俗话中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指非常贫瘠的地方,即能提供给人的资源很少的地方。实则都是古人生存意识与生存经验传承下来的。由此,人们逐渐从鸟觅食扒土等现象中得到启示,学会耕地,种稻谷。尤其鸟把人们引向沼泽,鸟吃稻穗,让人们认识野生稻,也学会了植稻。所以,人们相信鸟是来帮助人找到食物,引导人自己种稻谷的,是灵鸟,因而如崇拜太阳一样被崇拜。

原始人类太阳与鸟的“一物”思维,以及共同具有“神奇的力量”让人类对其产生的依赖,使两者(思维为一者)被崇拜。凭借古人类的原始思维,“太阳”“鸟”一物,形成融二者为一体的太阳鸟图腾崇拜,亦为情理与逻辑之中。河姆渡人如此,同期的沈阳新乐人也是如此。

沈阳北站广场

耸立于沈阳北站广场的《逐日》雕塑,取材于七千二百多年前新乐遗址中的一件精美木雕。全长45厘米,形态俊美,似鸟、似鱼、似羊,根据出土文物类型、功能反映出的原始生态,科学认定为太阳鸟,新乐人的图腾,也是沈阳地域文明的最早文物,是为沈阳文化原点之一。故,这种造型也成为沈阳的城市标识之一。

以此形态树起这座雕塑,也应当以“太阳鸟”文脉的大视角来审视与感悟。其昭示至少有三:一是沈阳是具有远古文明之脉城市。沈水文明,北方罕见,与中国南方的河姆渡同期,文脉同宗,天下认同;二是沈阳是一个具有光明前景的城市。其现代文明如太阳鸟追随太阳,越来越灿烂辉煌;三是沈阳是承载与实现梦想的城市。如同新乐人寄愿景于太阳鸟,融合周边共创令世人称奇的新乐(沈水)文明,沈阳自人类有纪年史之始,无论是东胡、肃慎,还是外来此区域的边夷民族,及其后族群,甚至后来的闯关东等,都能来此找到寄托和平衡点而定足。从来就不乏成熟稳重的气质,不乏领先时代的睿智,不乏砥砺前行的意志,不乏施展才华的机制,不乏“一飞冲天”的舞台,不乏和谐共荣的生态。因而,从来就是一个务实包容、并蓄兼容、和合共融、甘苦与共的大平台,迎接天下志士来此共建共享共创,实现自己的梦想。

文/萧文  (本文照片来源于网络)

玉涧水

“一口玉涧泉,润泽恒久远”


上一篇:沈阳城市雕塑之中山广场群雕 下一篇:沈阳城市雕塑之《持钎人》系列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