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网
民风网
第一学堂

家乡的小河

文章来源:民风网 更新时间:2021-12-05537

家乡的小河.jpg

家乡的小河

作者:薛爱民

在我心里,始终灵动着一处圣境,那是一条狭长的小河,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去向哪里,长年缓缓流淌……那是我的天堂,我小时候最快乐玩耍的地方。

我的家,就在这条小河的南岸,一大片错落有致的国营大厂的家属区内。小河的北岸是村庄,透过小河中茂密的芦苇,远远望去,是一片片玉米和高梁,一望无际的青纱账。

这条小河,是城里与乡村的分界线。

南岸住的是城里人,市民户口,吃供应粮,子女就学条件相对较薛爱民.jpg好,长大后政府安排就业。北岸住的是农村人,当时坊间称乡下人,农业户口,以种地打粮为业,子女就学条件不如城里,长大后大多亦为农民。

那个时候,南岸的女孩子不会嫁到北岸,因为嫁过去的,是市民嫁给农民,坊间称之为下嫁。下嫁农家,生活中,免不了得多吃粗粮,寡水清汤,甚至是那青黄不接时的短时饥荒。更免不了泥里水里,甚至是那脏兮兮的环境。

北岸的女孩子都想嫁到南岸,因为那是农民嫁给市民,是去过好日子,坊间称之为上嫁。但是,南岸的小伙子很少能有胆量去娶。因为,娶了农村的媳妇,上不了城市户口,安排不了工作,吃不上供应粮,生了孩子还得落农村户口。没法在城里上学,长大了又安排不了工作。愁人的事儿一连串儿,一眼望不到边儿。

那个年代,从国家到个人家,都困难。物质严重短缺是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国家也不得不实行市民供给制与农民集体余粮分配制等供需政策。由此,这条小河也就如同一道天然屏障,一道无形高墙,一道深幽沟壑,不可逾越。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常领我来到小河边散步,游玩。看水,看鸭子,看花草,看庄稼,如同看连环画。那个时候,我刚开口说话,也不知道看到的都是什么,父母就一字一字教我说,给我讲。当我能与小伙伴一起跑跑跳跳、自由玩耍的时候,父母已经顾不上管我,便时常与小伙伴们到小河边玩,甚至还下水嬉闹。父母知道后,总会表情深沉地警告我,河水很深,掉下去就会被淹死。“你要是想到河边玩,星期天咱们就到城里。”母亲哄着我说。当时,城里面有两条人工明渠,也算得上是河。岸边修整得还很像样,虽然与现在比,称不上是公园,至少还是人们休闲的乐园,来往散步游览的人很多,景色也不错,就是河水臭得要命。每当身临其境,就越发感受到,还是城乡结合部的小河好,到这条小河边玩的欲望就越发强烈。

瞅着父母管不着了,就约小伙伴一起到小河边玩。每一次被父母发现,都是连训斥带哄骗。水深能淹死人的话吓唬不住了,就说有水蛇,能咬死人。再不就换成河对面有一群农村混小子,见到城里的孩子就打。描述得厉声厉色,“险情”一浪高过一浪,让我毛骨悚然。

孩童不知大人忧。我与小伙伴们喜欢那里的水,喜欢那里的花草鱼虾,喜欢那里的一切。在我们心里,那里简直就是给我们准备的游乐场,最美的天堂。玩着玩着,不由自主地就跑到那里。哪里还会记得“险情”。

站在岸边,就能看到河里小鱼、小虾,但都不是很大。那时候不兴钓鱼,我们会拿小网去捞鱼,偶然也会捞到些小鱼、小虾,放在透明玻璃的罐头瓶中。我最喜欢的是小虾,身子一卷缩、一舒张的,往复不停,在瓶里游动。它们似乎很喜欢瓶子里的生活,活得时间也比小鱼长。虽然水仍然是小河水,但是与小河里不同,身上的颜色会慢慢变浅。几天后整个身子变得十分透明,如果不是它身体里的深色虾线,真就看不出瓶子里有虾的存在。真是别有情趣。

印象最深当数青蛙了。不仅是它们的叫声此起彼伏,让人印象深刻。单说它们的成长过程,就够神奇了。来到小河边,起先看到的还一片片浆糊状的飘浮物,大人们说,那是青蛙甩出来的籽。当你再来的时候,青蛙籽不见了,变成了一群一群的长着尾巴的小蝌蚪。均匀地摆动着尾巴,一群朝着一个方向游。再过段时间,你会发现,这些小蝌蚪也不见了,变成了长着小腿儿的小青蛙。有的在清澈的河水里飘浮,两条后腿一蹬跶,能蹿出挺远。有的在岸边草丛中,受到惊扰,便瞬时跳跃,足有一尺多高,落到几十公分以外。有的趴在苇叶上,你若靠近,它会瞬间跃起而扎入水中。

到了冬天,小青蛙已经成年,膘肥肉美。有的母蛙腹部膨胀,蛙籽丰满。记得一年冬天,与小伙伴去小河滑冰,亲眼看到北岸的伙伴们在砸冰抓鱼。有几个是常在一起玩的,于是我们也加入其中。当我翻开一个大石头,发现了一个大青蛙,伸手去抓,差点没抓上来。真是太大了,也太肥了,我那小手根本就抓不住它。好在掐住了它的后腿,这才提出水面。作为战利品,我兴高采烈地拿回家。原本想,在父母跟前炫耀一下,让他们看看我有多厉害。不曾想,被父亲一顿训斥。如果不是母亲拦着,我的屁股就得挨板子。母亲抱怨说,“从小我都白教你了,你不知道青蛙是益虫吗,可以吃掉很多害虫。北边村子里的人,都在保护青蛙,你还抓青蛙回来。你看,这是只母青蛙,你这要害乎多少呀!你说说,你爸能不急眼吗!”听了母亲的话,我感到万分羞愧。再看看那只已经死去的大青蛙,心里阵阵隐痛,“就是挨一顿腚板子,也不屈!”悔恨不已。

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抓青蛙,也是唯一一次。

如同我的无知,南边的孩子简直就是青蛙的天敌。有我熟悉的,不熟悉的,三俩成群,结伴破冰,都抓出了经验,甚至可以称得上专业。

冬水冰冷,他们就在竹杆上绑着磨尖的粗钢丝,直接扎向青蛙。他们说,这是“扎蛤蟆”。我劝他们不要抓,把母亲对我说的话,一遍一遍地讲给他们听。可是,没有几个能听劝的。有的说,“俺爸说,蛤蟆最有营养了,一只蛤蟆能顶好几个鸡蛋。特别是母蛤蟆子,炖土豆吃,可好吃了!”看着他们“扎蛤蟆”,看着个个洋溢的面孔,听着声声亢奋的言词,我是又气又恨。气的是都做了错事还振振有词,恨的是他们家大人的无知,怂恿残忍。

抓青蛙的事,我曾写过一篇作文,受到老师赞赏,还让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我把这篇文章拿回来,读给母亲听。母亲夸我懂事,文章写得也好。她满条斯文地说,“并不是所有的大人,都能像你爸爸那样,知道的道理那么多。”看着母亲敬慕的表情,我对父亲更加崇拜了。

小河边最惹我注目的是蜻蜓。与城市里的不同,大多数蜻蜓,不仅个头儿大,色彩也艳丽。偶有从身边疾驰而过,还能听到双翅颤动的声响。最好看的是水面上的蜻蜓,时而直行,时而盘旋,时而又轻轻点水,时而对舞,轻盈悠闲,自如洒脱。累了,会憩息于树叶、枝头、草尖,甚至于其他安全的地方。

小河两岸,各类花草,杂木灌丛,羊肠小路,在郁密的芦苇映照下,稀落分布,自然而然。花丛中的蝴蝶,草丛中的蚂蚱,技头上的小鸟,偶尔可见的喜鹊,与视野无边的田野和星罗可见的民居,都构成了我儿时记中的一幅幅优美的田园画卷。

沿着小河上的小桥来到北岸,展现眼前的是与南岸完全不同景致。南面是干净平整柏油路,规整街道、家属区与厂区。而北面,却是坑洼不平的泥土路,农田和被田地簇拥其中的民居。有的是成片的排列有序的群落,有的是没有四邻的孤处。小桥上,大多是农村穿戴的人们。

村庄里的人,时常会把家里舍不得吃的鸡蛋、新鲜的蔬菜等农产品,偷偷带到城里换点零花钱。因为是当时不提倡的,常常忍受着城里人挑三捡四、冷眼和白眼。不仅如此,被街道管理人员发现了,还会被训斥一顿,尔后驱逐。偶有不懂事儿的孩子们,尾随、嘲讽。当然,南面的人也会偶尔地去北边。那个时候城里物资也短缺,商店里来点好的东西,就一抢而空,有的甚至还没有摆上架,就已经被有关系的人买走了。都说农村人买不起“高档货”,所以,每当工厂发工资时,就会有不少人去北边村庄的供销社,碰碰运气,或许能买到一些城市里买不到的东西。

这条小河分隔了城里与农村,分隔了两边人的情感,更分隔成两类人的生活形态。大人们靠河上的小桥,稀疏地互通有无。但挡不住孩子们频繁往来的脚步。

在河边玩得时间长了,也认识不少北岸的小伙伴。一起玩耍,各自显摆,甚至斗嘴,吵闹,打斗等等。不打不相识,很多都成了好朋友。有好吃、好玩的,相互分享。我跟着他们,过小桥,入田埂,去家里玩。去过北岸的不少农家,也吃过各样农家饭菜,甚至也帮助小伙伴干了不少的农活儿。

一名玩伴的父亲说,“你们南边的孩子一点都不知道爱惜庄稼,老过来祸祸。”他说这话一点不假,我也“祸祸”过。我与北岸的玩伴儿一起,常走地头小毛草路,进田间采鸭食、打猪草。他们介绍很多农作物给我认识。告诉我这个好吃,那个太辣。并摘下来,让我品尝,甚至我们一起坐着吃。我吃过黄瓜、甜瓜、西红杮,还有生茄子。半秋的时候,也会把长得粗壮的高粱和玉米杆折断,得意洋洋地咀嚼汁液,丝毫没有毁了人家收成的愧疚。大人口中的“祸祸”,在南岸小伙伴那里,早已司空见惯。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大人们都会笑着说,“这帮城里的孩子,什么都是好的!”随后,劝几句,“快走吧,再别来糟蹋庄稼啦!

到了冬天,小河封冻。冰面将城市和乡村连在了一起,此时城里和乡村的孩子不用特意相约,都会在成群结队的冰上运动中相聚。滑冰车,打滑溜呲儿,相互间推着、拉着、牵手并行的,玩得不亦乐乎。只有此时,边我们自己都没了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的意识,外人更难看得出来。共同的欢乐,把一切界限冲刷,找不到任何痕迹。

几十年弹指一现。昔日家属区已不见踪影,儿时的农庄也变成了城市。小河上建起了高楼,小桥的残存已被深埋于河床,一条笔直而宽阔的马路,在它的上面穿行而过,毫无阻挡由南向北无限延伸。儿时乡村的伙伴,无论是考上专业学校的,还是没有考上的,也都不是农民。伴随着城市的处扩,成了有钱人,搬进了高楼大厦。

儿时那条小河和那条小河两岸的一切景色,似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翻开为数不多的老照片,虽然没有那条小河岸边的颜色,没有那条小河上空响动,没有那条小河的节奏与旋律,更没有那条小河所承载一幅幅、一段段、一串串活龙活现、栩栩如生的难忘情景。但静目其中,却总能展现出跳跃纸上的绘声绘色、维妙维肖的童趣情境,如那条小河水的流淌,缓缓而来……

(图片为沈阳蒲河照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萧文

上一篇:板 凳 下一篇: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

辽公网安备 21032302210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