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民风网
民风概略

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三)肃慎之文脉

文章来源:民风网 更新时间:2020-05-10184

肃慎 人

⒊ 肃慎人(满人宗族),伍狼智慧胜虎狼

肃慎,满族的本源族。春秋前的肃慎、战国的挹娄(yìlóu)、北魏的勿吉、隋唐的靺mòhé)、 辽(1031年)金的女真、明末的满州、辛亥革命后的满族。在历史变迁中,形成了“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洲——满族”的繁衍生息脉络,贯穿东北古史之始终,两度建国治中原,也是对东北人尤其是沈阳区域影响很深的民族。

①“肃慎”。慎者,恭敬、庄重、威严。慎者,忧虑、务实、机敏。肃慎者,神态特征的表述,面带厉色行带警惕,似“与虎狼对峙”之相。是虞夏(舜时)中原帝王依据这个北方民族气质而赋予的称呼。环境改造人,相由心生,肃慎之貌,生态映照。据《竹书纪年》(春秋时期晋国的史官和战国时期魏国的史官编撰)记载:“肃慎者,虞夏以来东北大国也。”至少证明,肃慎有可能在虞夏以前无数年内已经存在于北方,几近与中原文明并行地存在,是贯穿中华历史始终的北方民族。

《左传·昭公九年》(春秋时鲁国人作,记载了东周前期二百五十四年间的历史):“肃慎亳,吾北土也。”此为西周人表述其疆域之大而荣耀的语境。自夏商以后到西周时,受眼界局限,中原人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中心,“本朝(国)独大”,谓“天朝”“天子”等,出现“天下唯我”意识。蛮夷小邦,皆为我属。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隶属”与“建交”都混同在“隶属”里。这种意识影响中原几千年,直至大清入主中原,仍视异域为小邦。这是后话。但这段载述至少证明,自西周时,肃慎民族与中原就有交往。

在“天下唯我”意识驱使下,中原从王朝到素民,都把“平等交往”、力求友善相处的夷邦“礼品”归属为“朝贡”,言以“隶属”之语。西周时期,燕山及其以北一带严寒少耕,气候恶劣,资源稀缺。中原人看不上眼。因而,西周分封,除防御需要,周武王将其亲弟弟封于燕山,即燕国,抵制“胡服骑射”侵袭。燕山以北包括辽东南及以北的蒙古,为中原不管的“自由空间”,一般为猎户族群活动地,肃慎群落活动于此。

环境造就人,造就一个民族。肃慎人,恶劣中生存,斗天斗地斗猛兽,适恶劣增耐受,猎野兽敢冒险,长奔袭悍体魄,常拼杀奇技艺,同生死命献族,淡生死成大义。不难发现其适应生存环境中的文化发展轨迹。比如史料记载,舜、禹及西周时代,肃慎有来送弓矢、楛矢(hù shǐ,楛木做杆的箭)石砮(shínǔ,石制的箭头)及一种名为麈(zhǔ,鹿一类)的动物,即成语“肃慎之矢”。“楛矢石砮”,是肃慎人用无数族人的生命激发出的智慧。再比如,肃慎人常饿肚子时期,病患而连累族人的老人,便独自出走,让大型野兽吃掉。他们认为,大型野兽都是族人生存资源,以其肉身喂野兽,死有所值。捕鱼时冰断落水,拒绝营救,潇洒挥手。他们认为,死活皆天意,不让别人换自己,古朴命运共同体。父母死,男不泣,养刚毅。《史书》载有肃慎人的传统葬俗,“若秋冬(故去),以其尸捕貂,貂其其肉,则多得之。”虽然在今天,我们很难理解这个民族、这个时期的这种文化。但回放到当时的历史环境,原始的“命运共同体”意识下,也就不难理解了。同时,信仰稳固了这种文化。他们相信随着自己肉体被貂蚕食,会把灵魂带到另一个极乐世界,是去享福。有学者称这种文化现象“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只不过“落花”为客观自然,“习俗”为人文理念支撑的主观意愿。

肃慎是“夷”(中原对封地以外群落的通称)中最早相通中原文明的一支,农耕文明萌芽早已根植。随着族群繁衍,在松嫩平原农耕文化初步发展。大部分仍在长白山以东及以北的,仍靠山吃山。赖以生存业态不同,群落间出现不平衡。

②挹娄。到秦汉之际(约公元前一二世纪),不平衡日益明显。位于今黑龙江双鸭山的一支肃慎人,出现了第二个族称挹娄。挹娄,满语“叶鲁”音近,为岩穴之穴,“穴居人”。

据《后汉书地理志》记载,“挹娄,古肃慎之国也。在夫馀(扶余,濊貊族建立的“濊王国”,王城在长春市宽城区小城子村)东北千余里,东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不知其北所极。土地多山险。人形似夫余,而言语各异。有五谷、麻布,出赤玉、好貂。无君长,其邑落各有大人。处于山林之间,土气极寒,常为穴居,以深为贵,大家至接九梯。好养豕,食其肉,衣其皮。冬以豕膏涂身,厚数分,以御风寒。夏则裸袒,以尺布蔽其前后。其人臭秽不洁,作厕于中,圜之而居。自汉兴以后,臣属夫馀。种众虽少,而多勇力,处山险,又善射,发能入人目。弓长四尺,力如弩。矢用,长一尺八寸,青石为镞,镞皆施毒,中人即死。便乘船,好寇盗,邻国畏患,而卒不能服。东夷夫余饮食类皆用俎豆,唯挹娄独无,法俗最无纲纪者也。”

由此,至少说明挹娄与沃沮(古民族、沃沮国)、扶余(濊貊族)是同时期存在的互邻。生存极寒地,山森而凶险,与扶余貌似而言不通。善养猪食肉,其皮做衣,油涂防寒。夏裸不洁,比较粗野,食无俎豆(zǔ dòu),农耕文化较落后。

经考古,挹娄猎取狍、鹿、貂等肉多毛厚野兽,肉为食,皮制衣。“挹娄貂”(皮)有大名气,传承后世的东北三宝之一,反映当时貂皮侧重于交换贸易。出土大量石网坠、钩网器和“精细的鱼钩”,说明已创造出较发达的捕捞文化。出土粟、豆、荏、西天谷、黍、稷等五谷和麻,麻以织布,农耕文化已得到很大发展。饲养猪、马、牛的牲畜数量极有限,马是对外的交换物。手工业门类很多,有纺织、制陶、造船、石器与骨器的加工等。靠水吃水,除捕捞文化,挹娄的造船文化较发达,行舟技艺较先进。赤玉与貂皮驰名中原。

化物能力的增强,化人而人性化水平提高,支撑群落组织合作化程度增强,势力增大。部落氏族为单位分布各地,独立生产生活,“无大君长,邑落各有大人。”说明没有形成大的部落联盟而各自为战。一切事务由氏族首领组织处理,其私有制程度比肃慎有所发展,掠夺财富成为常态,“邻国畏患。”进入三世纪后,扶余打压,单族难以招架,开始“兄弟”氏族结盟。此后,变“无大君长”为“父子世为君长”。强化私有财产保护,“相盗窃,无多少皆杀之。”“以言语为约”。在婚姻上,虽一夫一妻,但女子婚前享有“女淫”自由,反映古老婚制的残存。族人包括父母死,男不哭泣,习俗沿袭,专注男人刚强坚毅。

较扶余和高句丽,挹娄发展仍有相当距离。扶余鼎盛,高句丽兴起。扶余大肆欺邻弱小,挹娄被迫重赋以臣缴。直到3世纪初,在长达四个世纪。挹娄忍辱负重中变得强大。220年—226年,多次举兵反抗,夫余镇压,仍未屈服。兴起的南邻高句丽,趁火打劫,以“恐侵盗为害”出兵攻伐,挹娄又被迫重赋以臣缴为抗衡扶余、高句丽,236年(魏青龙四年),挹娄遣史曹魏,献楛矢石砮,自愿建立臣属,寻求保护,划归辽东郡辖。这是挹娄第一次往来中原王朝,史载,后又5次朝贡。处于对挹娄担当,曹魏给高句丽以沉重打击,挹娄脱离高句丽辖制。266年一316年(西晋时期),慕容部落(契丹同族的慕容鲜卑所属部落)崛起,与高句丽争夺辽东疆域,挹娄趁机南下,抢掠抗争。到280年,又一次被高句丽征伐,夺取(降服)挹娄部落六七个,掠走600余户。此后处于一个多世纪对峙状态。398年,高句丽攻取百济(扶余人南下现韩国境内建立的王国)得胜后,再次攻打挹娄,300人被俘,挹娄又一次被迫屈服,直到后来的勿吉、靺鞨,并随高句丽对外征伐

不堪重负的挹娄,凭着“便乘船”、“善射”优势,常对北沃沮进行“寇钞”(劫掠),北沃沮常躲到深山岩穴,冬天冰封河道返回。

③勿吉。是肃慎族第三次族称演变,为南北朝时称谓。史载勿吉之初有数十部。

挹娄族群经过五个世纪的独立、附庸、被兼并而相对独立群居等形态的发展,得到壮大,逐步分支于乌惹、兀的改、斡拙、吾者、如者、乌稽、窝集等多个氏族、部落、民族,并各自区别名称。勿吉源于诸稽,即“窝集”的转音,满语为森林之意,东北人叫“树窝子”。勿吉人,就是林中人。气候寒冷,森林避风,林木造棚(窝),狩猎采集近居而行,较为适应,故为“林中人”,称勿吉。

南北朝之初(420年后不久),肃慎、挹娄故地(松花江流域),诸稽群落(勿吉人)沿习而居。进入五世纪,挹娄联盟日衰,勿吉群落日强。环境不同,业态相迥。安逸长惰性,狩猎更精明,盛衰理念难相融。勿吉摆脱联盟,延续肃慎一脉正统,颇有中原名声。《魏书·勿吉传》称之为“旧肃慎国也”。可见,勿吉一支肃慎人承继肃慎之风。

勿吉居高句丽以北,南长白山界,西洮儿河源,北与东“不知所极”。勿吉依然狩猎主导,农耕有所提高。采用中原淘汰之偶耕,种植粟、麦、稷、葵等作物。造了手推车,驯养牛、马家畜。却无耕作之功,皆以宰杀食用,说明文化着重方向不在农耕。大量养猪与善射等驯养与射猎文化,是肃慎——挹娄——勿吉文脉上以一贯之。环境差异,挹娄善“捕鱼”,勿吉善“捕貂”。勿吉还学会“嚼米酿酒”,应对寒冷,不失为新文化。

勿吉人“筑城穴居”,房屋形如大坟丘,上留一口,爬梯进出。与挹娄“常穴居”、“大家深至九梯”和肃慎“夏则巢居、冬则穴处”相同,沿习“穴居”之风。服饰,女人布裙,男人猪狗皮袍,头插一根虎、豹尾,内在刚毅与外在崇尚,与狩猎业态相当。

勿吉人称长白山为徒太山(汉译太皇山),视为神山祭祀,表达族人生于斯、活于斯、死于斯的情感,以及物丰食美的愿望。以山为祭,与之后的女真、满洲信仰一脉,其信仰历久传承。

勿吉族群兴起,推翻扶余奴役。494年,勿吉与扶余民族决战,扶余国被推翻。从此,尊严的勿吉崭新发展。与中原交往日益广泛。史书有37次与北魏(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鲜卑族拓跋珪建立的政权)、北齐(今河南安阳北至河北临漳南)的交往记录。频繁交往,加速文化交流,包括非物质文化与物化。物化的主要是铁器,铁削、铁锛、铁镰、铁带卡、銎铁锛等。对改造民族自我与提升农耕能力自然有很大促进。

④靺鞨。勿吉后期,居东北的白山(长白山)黑水(黑龙江)之间各部,仍以渔猎主,兼有农耕与游牧。隋唐时,该部族联盟不再用“勿吉”(中原前朝)称呼,自称“靺鞨”。这是本民族先祖的第一个自称(肃慎、挹娄、勿吉都是中原王朝对其称呼)。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四个名称,虽称呼音不同,但内涵都一样,即生活在林中的人,突出狩猎本色。

靺鞨族的区域分布是由勿吉后期的粟末(今松花江)、白山(今长白山)、伯咄(即伯都讷,今扶余县)、安车骨(今阿什河)、拂涅(今牡丹江一带)、号室(今绥芬、穆伦二河流域)、黑水(今黑龙江下游)等7大部基础上发展而来。相应地形成靺鞨粟末部(与古高丽相接)、伯咄部(在粟末部之北)、安车骨部(在伯咄东北)、拂涅部(在伯咄东)、号室部(在拂涅东)、黑水部(在安车骨西北)、白山部(在粟末东南)。而黑水部尤为劲健,是古之肃慎氏。

靺鞨族七大部,在隋末唐初,随扶余衰落,从粟末部与高句丽抢夺扶余属地发生战争起,分裂为两大集团即以粟末部为主的六部渤海国南部集团,以黑水部为主的黑水都督府北部集团。

六部渤海国南部集团。扶余衰,靺鞨(勿吉)各部乘机先后迁至松花江流域。一部因水为名,号为粟末,即勿吉粟末部。与不断北拓的高句丽抢占原夫余领土,引进战争。粟末部渐处不利地位,终附隋后附唐,战于高句丽。期间,邻区域的伯咄部、安车骨部、号室部、白山部四部被高句丽征服而臣属,随高句丽战唐。668年高句丽亡,唐以靺鞨族粟末部为主建渤海国(698年—926年),包括臣属高句丽的那四个部的留居故地者,皆入粟末靺鞨,共同融入渤海国。靺鞨族拂涅部在伯咄东(今牡丹江下游密山),唐初贡唐,封于渤海国的东平府,亦融入渤海国。此乃粟末、伯咄、安车骨、号室、白山、拂涅六部入渤海国,形成南部集团。

渤海国自大祚荣建国,与突厥(蒙古高原民族)结盟,与南面新罗(朝鲜半岛历史国)通好等,展开一系列外交。巧妙斡旋于林立强权,数年之间,势力迅速拓展。南接新罗,北邻黑水靺鞨,西连契丹、突厥。人口囊括靺鞨、高句丽、汉、契丹、奚、突厥、室韦等族人,有户10余万,胜兵数万,地方5000里。同时,强化与中原交流,输出人参、貂皮以及马、铜等土特产于内地。引儒家文化于本土并大力普及,充分利用汉化程度较高的高句丽遗民,广泛传播汉文化。贵族官僚子弟,派遣长安留学,深度儒化,精通经典,造诣极高。同时,深谙汉唐政治,选取汉文典籍,归国研习。跻身政界,赋予要职。渤海文王时设置“胄子监”,作为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基地,儒家文化影响延续至辽金两代。促进经济发展日益强势。成为东北地区举足轻重政治力量。直至926年被更强大的师汉于本土化的契丹灭亡。

以黑水部为主的北部集团。因居黑水(今黑龙江)近旁得名,生存发展于黑龙江流域以及与松花江汇合处的广大地区。沿习肃慎本色,业态狩猎,生态肃慎古俗,军事骑射突出。隋末唐初,在靺鞨诸部争霸兼并中,迅速壮大,其下又分为16部,并改称黑水靺鞨。唐玄宗时,置靺鞨黑水部为都督府(黑水都督府),以其首领为都督。其下16部隶属于都督府,称为州,任命各部落首领为州刺史。

史载靺鞨“俗皆辫发”,考知为黑水靺鞨发式。五代时期,与五代始年建国的契丹辽国称黑水靺鞨为女真。从此,“女真”代替“靺鞨”,包括南部渤海国集团的“靺鞨”。

⑤女真。唐有“女真兵若满万,则不可敌”。以狼为武的强悍与智慧胜虎狼,在转化为作战力量,自然比中原更强。但在具有更先进文化的契丹族面前,仍显逊色。903年春,契丹耶律阿保机讨伐女真,掳300户。906年11月,契丹再次发兵征讨,到926年契丹灭渤海国。阿保机虑女真集聚成患,诱强宗大姓数千户,入今辽阳南,纳入辽籍,“分而治之”,建置管理,时称“熟女真”。另一部分留粟末水(松花江北流段)之北、宁江州(今吉林扶余县)之东,是为“生女真”,主体黑水靺鞨后裔,设王府管辖,臣于辽。

生女真拥有几十个部落,以完颜部最大,亦黑水靺鞨直系裔。至完颜绥可,迁于海古水(今黑龙江省阿城县东北海沟河),始冶铁、耕垦、筑房、造舟,定居今哈尔滨市东南阿什河之侧。其子石鲁,征服附近部落,成立部落联盟。石鲁之子完颜乌古乃,合并许多部落,整合成庞大军事联盟。为此,冶铁业以制造武器和铠甲为主。甚至将外购农器和铁锅亦炼铸兵器,极大增强作战能力。1113年,乌古乃之孙完颜阿骨打统一女真各部,领导东北汉族、渤海族(以粟末靺鞨族和高句丽、扶余人为主体,新罗、黑水靺鞨等为辅助的渤海国遗民)、契丹族、室韦族(东胡后裔、契丹同源)、铁骊族(黑水靺鞨之铁利部,被渤海兼并,渤海国亡而臣辽改铁骊)、兀惹族(渤海国贵族在亡国后建立的抵抗契丹统治的国家)部众共同反辽。1115年,驱逐契丹的统治,于会宁府(哈尔滨阿城)建立金朝,国号为“大金”。1125年,金灭辽。后因张觉叛金投宋事件,金大举攻宋。1126年,金人占领宋朝的首都汴京(开封),1127年发生“靖康之变”,北宋亡。随后,幸免逃过一劫的宋康王赵构在今河南商丘建立南宋,与金对抗。至此,金朝所辖范围,东北到日本海、黑龙江流域一带;西北到河套地区;西边接壤西夏;南边以秦岭到淮河一线与南宋交界。与南宋、西夏、高丽处于抗衡态势。期间,为南拓疆土需要,于1153年,迁都迁都中都(今北京)。之后,又与南宋之间犬牙交错,战事不断。

在金与南宋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对峙与交战之中,北方蒙古民族崛起。从1189年开始,金朝面对于北方的蒙古人和南宋两面作战, 1215年金朝被迫迁都开封。1234年,蒙古人摧毁了金朝。

⑥满洲。为族名,非地名,指为现在的满族。

在金朝对外扩张中,女真各部也很紧密的集合在一起,让世人对女真民族有了更加清晰认识。在金朝统治中原时期,进入中原的女真人虽逐渐汉化但保持着相对的民族独立性。金朝灭亡后,留在中原的女真人与汉民族融合,最终成为北方汉民族的一部分。当初留在东北以及后来陆续回到东北的女真人,分为三部。一部为建州女真,族源黑水靺鞨,分布于今牡丹江、绥芬河及长白山一带,辽时的生女真部落地,元代胡里改、斡朵怜、托温三个万户府管辖的女真人;一部为海西女真,族源亦黑水靺鞨。居于松花江大屈折处及今哈尔滨以东阿什河流域女真人。明中叶后,各部南迁,形成乌拉、哈达、辉发、叶赫四部又称扈伦四部。被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统一;一部为野人女真,又称东海女真,族源亦为黑水靺鞨。主要分布今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女真人。最后在1615年,被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所吞并。

1616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女真各部落,建立后金。1635年,皇太极废除“女真”族号,改称“满洲”。将今东北域内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汉、蒙古、朝鲜、呼尔哈、索伦、契丹后裔族人等多个民族纳入同一族名之下,编入八旗。有一部分辽代女真的后人并未被编入八旗,变成现在赫哲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是今天满族的近亲。值得一提的,当初被编入八旗的相当数量辽东汉人、蒙古人,部分朝鲜人,甚至一些俄罗斯人,在八旗内部长期融合的过程中,已彻底融入满族。

作为血统最为“纯正”的部分,建州女真人被称为“佛满洲”(旧满洲),其他 人则被称为“伊彻满洲”(新满洲)。1636年,皇太极将国号改为“清”,同时也改元“崇德”。1644年入关灭李自成,建立覆盖满洲、前明关内领土及西北新领地的清朝。辛亥革命推翻清朝后,因满洲族大部分定居在关内,故官方改称为“满族”,建国以后延用满族称谓至今。

博古通今的伟人毛泽东曾经这样评价满族,“满族是个了不起的民族,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在五六千年前,满族的先祖肃慎人就在东北土地上与华夏人文始祖之一的舜帝一同开天辟地,壮心于华夏后土。汉代以后,由于世代的变迁和社会的更迭,肃慎人便以挹娄、勿吉、靺鞨和女真的不同称谓在中华民族的历史舞台,直至公元1636年,进入满洲人的身份(后人抹去地名痕迹称满族),一统华夏江山,定疆兴国,独居中华历史发展舞台,建立了大清王朝。

至此,自古以来,不同历史时期活跃于现在东北的、对东北发展都产生深远影响的濊貊、东胡、肃慎三个群落,其发展轨迹得以全面展示。纵观三个族群的发展史,共性于抗争恶劣的生存环境,都有屈辱史而图强至尊,并蓄兼容吸取他族之长,甚至共性于崛起治中原。有太多的共性,因而其发展轨迹也如出一辙,一路走来,一路并容,一路发展,一路博取,一路挑战,一路抗衡,几度兴起,又几度衰落,波波折折,少有畅顺。走来走去,不管是部族后裔,还是文化精益,不管是整合交际,还是通婚连体,不管是被迫融入,还是自愿加盟,不管是人员融入,还是文化融合。总之,以这三条主脉如同三大流域,一路上融入了数不清、也考不实的、为数众多的古部落群及其数不清族人后,先后又汇入肃慎至满洲这条从中原虞夏时代以前无数年发源于北方、几近与中原文明并行地存在的、贯穿中华历史始终的北方大动脉。这个文化发展脉络,是东北三省及内蒙古部分地区共同的有根脉,其形成的发展形态自然也成为典型的有根脉象。

人们常说,艰苦生顽强,安逸出蔫秧。温差积糖分,温室毁子孙。抗拒苦难,生死变淡。与恶劣抗争造就这个民族不惧恶劣的品格。同样,边夷崛起治中原后,如果不能保持得天下时独特文化优势,亦如元朝,武力优势得中原,文明劣势回草原。

详细研究肃慎人发展史,不难发现,在其繁衍生息的脉络中,每一次民族名称的变化,都因新的外部群落融入,比如勿吉时,融入了濊貊族的一个支脉沃沮人;靺鞨时,融入了濊貊族另一个支脉扶余人等等。可以说,这个民族靠自身繁衍生息、发展强大,来融合其他民族而形成“命运共同体”,并以更换名称来实现对加入者的尊重,达成共同的政治认同与文化认同。但对本源族人来说,无论名称怎么换,中原先圣赐予他们的“肃慎”之名,植入骨髓,溶入血脉,始终没有被淡化,更没有被抹去。骨子里刚毅,行为上谨慎;严肃本族,和谐他族;在大是大非面前,宁可牺牲自己,绝不辱没民族大义。表现出极强的凝聚力和对不利生存环境的抗争精神。仅从民族气节视角,一个把民族大义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的民族,必然是不可战胜的民族。从清朝的《大义觉迷录》和《清帝逊位诏书》,以及大清历代皇帝无一不勤政,可以看出,这种独特民族品格,在武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战胜中原王朝也就没什么奇怪的。

还是那句老话,胜则自强,败则自毁,武不如人只是无能的“借辞”。在满清夺得天下以后,并没有如元朝那样族人等级,种族歧视。而是大力促进满汉这两大对立民族的融合,逐步完成满汉的政治认同与文化认同合为一体。实现由“夷”到“夏”的身份转变。同时,又让“华夷一家”为核心的“中华大义”,进一步演变为蒙古、新疆、西藏及西南诸“非汉世界”民族认同“大中华”价值观的共同依据,为实现文化和疆域意义上的“中华”最大化,做出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使大清在近代西方“民族国家”理念冲击下,不但没有被肢解,反而引发出“中华民族”一体性回应。这就是一个能成大气民族文化与灵魂,伟大的民族气节!也是最值得现实的人们反思的“气节”问题。

习惯安逸的民族必然落后挨打,贪图享乐的王者必然输掉天下。由此,就不难理解“肃慎”一词了。不仅如此,在从“肃慎”到“满洲”几近伴随中原文明全过程的数千年里,绝大部分历史时期连文字都没有的民族,能让“肃慎”之名不但没有失去她的本初,而且还历久弥新,越发灿烂,这种奇迹、或是传说中才有的文化现象,不仅深深影响了现在的东北,形成包括沈阳在内的底蕴深厚的文脉。而且,也深深影响了“闯关东”及民国、新中国成立后,汇聚东北制造业态的人们。这种文化底蕴,让辽吉黑三省的三个省会城市,在共和国光辉的照耀下,如阳光整合万物茁壮成长,转瞬开启、迸发、集结成态,凝结钢筋铁骨,肩负钢铁装备之重。三市连体,三心合一,共担“长子”之义,而当仁不让。同样,物化的现代化水平的提高,推动制造业态改革、整合、优化、升级。当中华民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时候,当年的“钢筋铁骨”依然刚毅,400余万工人下岗,不管是老工匠,还是他们的子弟,或有抱怨,或有烦闷,但民族大业面前,亦如“肃慎”情怀,含泪含笑挥手,步入新的业态。正如一名家住沈河区热闹路某小区的老师傅说的,“当年是国家需要,党指向哪里,我们就搬到哪里。两地分居,照顾不上家里,我们没有人有怨言。机器一响,个人家那点小事全忘。后来的下岗,也是国家需要,科学进步了,我们落伍了,也该让更有能力的人上。我们该下岗。当年我们最难的时候,没有人向组织争争讲讲。要下岗了,国家给了待遇,我们就更不能说别的了!”他憨笑着说,“好汉不提当年勇,给国家争争讲讲,那也不是我们老工人的风格不是。”我记得很清楚,他的话引起在相棋盘周围看对局双方博弈的几个老者的共鸣。他们的心性,或为当下很多年轻人难以理解。

较之其他两个族群,肃慎及其后裔,以多元文化融合度高、汉化透彻、本族特色持久,形成的文脉膊动强劲,因而战胜强大的契丹、宋朝、明朝,两度“边夷崛起治中原”。其民族文化及文明精髓,最终凝结成的坚韧、挺拔等不屈不挠的品格,涌动于民族后裔血脉,熏陶于生态与业态,而经久不衰。奠定包括“三个省会城市”的心性与品格、东北地区的生态风格(民风)的底蕴。其所展示的文化发展路径与规律、文明穿越古今通透灵性,正如毛泽东同志评价中的“伟大贡献”,值得世人深度思考而自省,提炼出自立自强的力量。

这个城市有根脉象——灵魂涌动的民族大义的力量。

沈阳故宫

请关注: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四)文脉八方


上一篇: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三)濊貊与东胡之文脉 下一篇:奉天承运 盛京沈阳(四)文脉流淌之古物化脉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