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民风网
宗族联络处

民族实业家曲松龄

文章来源:民风网 更新时间:2019-03-04478

1551666921269390.jpg

曲松龄(1884-1958),字明三,今山东省莱州市金城镇红布村人,爱国商人,民族实业家。

光绪二十三年,14岁的曲松龄即随父去青岛橡胶厂做学徒。青岛开埠后,受新思潮影响,19岁的他决定去更大的港口城市——海参崴(今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做贸易生意。他开发与经营的贸易,主要是中国国货与外商物资交流。由此开始,他的贸易伙伴由中俄逐步拓展到中日、中英、中法、中德等亚洲、欧洲多个国家,国际贸易范围及贸易量逐步扩大。由于他遵循国际贸易法则,讲求诚信,融合天下,业内商誉好,获利也较丰,逐渐成为海参崴商界中著名的富商,成为当地商界名流。

曲松龄勤于钻研,刻苦好学。因经常要和俄国政府官员交涉事务,他下决心学习俄罗斯的语言文字,经过几年的苦学,达到精通俄文,能说会写。曲松龄关心并主动接受新技术,主张实业救国,招聘不拘国籍(中国、德国、俄国、犹太、日本等)的技术人才,成立驾驶和机械修理的培训中心,为其后他在哈尔滨市创办工厂和开拓轮船航运建立了一支技术骨干力量。

1919年后,在清政府和北洋政府时期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下,在海参崴的中国商人、工人、郊区农民和城市居民被无理地驱赶,只保留少数有技术的人员。此时,曲松龄挺身而出,积极地安排中国商人和中国居民生活用品的供给,他巧妙地调动中国商业的流动资金和货物运回中国内地,尽量减少在海参崴中国人民的经济损失,他还发放贫困户路费和安置费,使他们安全地回到中国内地。因此,曲松龄被推举为海参崴中华总商会会长。

曲松龄不仅帮助海参崴中国同胞们,他还帮助在海参崴一些犹太人逃离“排犹太”的险境,安全地送到中国内地。其中最突出的一例是:他资助了一位犹太人名叫“寿尔泰斯”(译音)的医生,寿尔泰斯曾在俄国军队中做过军医。曲松龄为寿尔泰斯医生在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购房,在那里成立了“寿尔泰斯”医疗门诊部,给哈尔滨市居民看病。寿尔泰斯医生感激地说:“我的面包有你的一半。”寿尔泰斯医生成为曲松龄家庭医生。后来,当曲松龄家庭生活困难时,寿尔泰斯医生给曲松龄及家属免费治疗,曲松龄与寿尔泰斯的友谊谱写了人类社会博爱乐章中值得珍贵的一小节。

1920年前后,总商会赠送给他一块木质横幅牌匾,在牌匾的右上角写:“明三会长惠存”,中间是蓝色大字题为“力挽狂澜”,左下角写:“海参崴中华总商会赠送”。很多人看见过这块牌匾,记忆忧新的见证人有:曲庆龄(北京市外经贸局退休干部,83岁),金斗辰(北京市教育局离休干部,91岁)。

曲松龄故居俯视图

(注:曲松龄故居目前已经修缮。)

1551667036757351.jpg

1551667067649064.jpg

1551667104767567.jpg

1551667135270162.jpg

1551667184981641.jpg

1921年,跻身商界名流的曲松龄在故乡红布村修建了一座大型宅院,由东西并列的两套二层四合院组成,乡民谓之“小楼”。其完整之时多达62间,用料极其讲究,房屋结构点缀西洋风格,青砖小瓦、门楼雕花、红漆彩绘,其建筑之精巧,远望犹如一座城堡,在莱州现存的清末民初建筑中堪称精品。这块牌匾后被运回老家红布村,悬挂于宅中的正房门上。“小楼”在“土改”时被抄没充公,后来产权几经辗转又重归村委所有,虽历经80余年的风雨沧桑,而大部分保存至今,现在已经被当地相关部门列为不可移动文物。被列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21年,曲松龄携带妻子和两个幼女,来到哈尔滨,创办了“永和盛”油坊,有300多位工人。曲松龄采用当时世界先进的德国榨豆油的机械设备,还改变了旧时榨油工人的“油滑子”的形象,设立浴室,工人先洗澡后进车间,高温操作后再洗干净下工。厂区是道外区的桃花巷,修了一条通向道外江沿码头的专用铁路,运输线负责运输原料、豆油和豆饼等。当时哈尔滨的最大磨面厂是“双合盛火磨”、最大榨油厂是“永和盛”油坊。“永和盛”油坊创利丰厚,所产豆油价格调剂着中国东北地区豆油市价的平衡,对促进哈尔滨市的经济繁荣有着较大的贡献。受他的影响和资助,很多在海参崴经营过工商业的山东人,成为早期开发哈尔滨的创业精英。

曲松龄勇于接受欧洲工业文明。他从德国购买了一辆“道奇牌”汽油内燃机的轿车,是哈尔滨市第一辆汽油内燃机的“最新型轿车,是首个将木制车身改制成钢铁车身的轿车。为便利哈尔滨市的水道运输,运用“永和盛”油坊股东集团的资本购买轮船十几艘,在松花江流域载客与货,进行沿岸地区物资交流。

曲松龄名下拥有一艘客货两用轮,名为“吉林号”。船的前半部载客50余人,后半部拖动几条大拖船载货约70余吨,用于经营油坊和松花江上的水道运输业。用明桨轮传动,动力设置在轮船中部,牵引功率较大。当时的“永和盛”,曲秉诚为大副,张济生、曲秉文、曲奎龄(其女曲进魁提供父名)等人为“永和盛”油坊会计人员与经营管理人员,大家齐心协力来经营油坊和松花江上的水道运输业,为哈尔滨市的经济开发做出了贡献。

日本侵华时期,打压中国民族经济。统制大豆和大米的产销,为日本军和日本国用。永和盛油坊被迫倒闭。同时,江上航运也被控制,专门为日军服务,曲松龄为维护股东们的利益和中国民众的需求,经常偷偷运输日用百货和必需的杂粮,满足民众需求。也因此受到伪满州国警察追捕。

其间,曲松龄和夫人积极倡导并资助亲友中的年轻子弟奔向大后方,投身国家建设。同时, 曲松龄和他的夫人还托人从大后方买来聂耳谱曲的《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等抗日救国歌曲,关起门来悄悄地用留声机放送给幼小的子女听,让子女学唱,告诫子女不当亡国奴,长大要收复中华国土,建立新中华。此后,他不忍日伪的奴化教育,毅然决然地送别了18岁的次女曲韵芹,让她带领12岁的长子曲占魁和14岁的三女曲韵芳,离开伪满洲国,去北平。次女到天主教会开办的北京辅仁大学教育系、三女到贝满中学、长子到育英中学读书。曲松龄认为,他的子女到北平读书,在学校上朝会时,不需要再背颂日本的所谓《天照大神颂歌》,而是背颂孙中山先生的《总理遗嘱》,这样他的子女就不会忘本,不会忘记“平等互惠”的国际准则,儿子也能逃离“伪满国兵”的厄运,不去充当日本法西斯战争的炮灰。

 1938年日本侵略者摘去假面具,抛开伪满洲国哈尔滨市航务局,取消董事会,武断地借口“维持治安”,下令强制征收中国松花江的轮船。被征收的轮船计有:“三姓号”豪华型邮轮、“吉林号”客货两用轮、“海兰泡号”客轮等十余艘。被掠夺了资产的拾贰家船东推举曲松龄做代表,经过多次交涉,伪满哈尔滨市政府才批准在道外区北三道街的鱼市旷地建楼开办文化交流场所,以为补偿。经大家蕴酿筹划,约在1939年动工,1940年建成大楼,1941年购买电影机械设备,正式开办电影院,命名为“大国光电影院”,1942年春开业大吉时,曲松龄任“大国光电影院”的总经理。后影院被解放军工作组接收,被公私合营为“松光电影院”。

1551667244810291.jpg

1551667275566602.jpg

曲松龄先生,生于晚清,成长于国难频繁、倍受屈辱、生态压抑、生计渺茫、动荡不安的年代。由一个学徒,逐步警醒、成长、进步为商界名流,奉行实业救国,力行爱国济民,成为倍受国人尊崇的民族实业家。其做人做事处世的家国情怀堪称时代典范,值得后人继承与发扬。

1958年春节,曲松龄患感冒转老年肺炎,于正月初七于北京辞世,享年75岁。

1551667318911040.jpg


作者/曲永江(根据网络资料整理)  编辑/萧文

上一篇:曲氏文化南北连枝 宗族文明时空恰适 下一篇: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