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民风网
宗族联络处

曲氏文化南北连枝 宗族文明时空恰适

文章来源:民风网 更新时间:2019-02-091097

曲氏标志

文化是实现文明化的思维,是人们在长期生产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符合群体组织成员共同生存与发展需求的思想意识的结晶。如同人类的血脉,连绵不断地传承与发展。因而,整个人类大同于和谐文明。

家族文化,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集合于人类文明史传承与发扬,最大公约于社会主流思想意识尤其是价值取向。因而成为社会稳定与发展的重要支撑。家族文化研究,亦应秉承这一规律,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参照系,吸取传统文化精髓,去其糟粕,在继承中发扬,实现与社会核心价值的契合。以此,教化家族成员担负起对家族的责任,以此为根基与保证,实现应有的社会担当。做到在社会生态中,基础融入适应生态,自我约束端正品行,客观正确的认识自己,找准自己的位置,即不无所作为,又不为所欲为,正能前行,哪怕是非常平凡,也不失自尊自强。

曲氏家族正是秉承着这一宗旨,南部以曲焕章文化研究会为主干,北方以曲氏传统文化交流中心轴心,展开家族传统文化研究。承宗族品格之灵魂,融现代文明之精髓,奏社会和谐之强音。

法人登记本

沈阳曲氏传统文化交流中心

2018年11月12日,沈阳市曲氏传统文化交流中心正式获准挂牌成立。同日,曲焕章文化研究会在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区正式获准并挂牌成立。这是中华曲氏南北两支宗族文化研究组织共同努力的结果,是中华曲氏宗族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中华曲氏传统文化研究已得到社会广泛认同。

1549730756980360.jpg

2019年1月12日~13日,沈阳市曲氏传统文化交流中心在沈阳举办曲氏族人迎新春文艺晚会和曲氏文化传承研讨会。把这种精神贯穿其中,引领家族成员竭力奉行。

曲氏走访

曲氏走访

曲氏走访

曲氏走访

曲氏走访

曲氏走访

2019年1月26日,大连市部分曲氏宗亲组织节前慰问曲氏长者活动。把家族成员间的相亲相扶的倡导与引领,契合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友善而和谐。

云南电视台采访

云南电视台采访

云南电视台采访

云南电视台采访

云南电视台采访

云南电视台采访

2019年1月27日,云南电视台摄制组进入云南白药曲焕章故居采访,以求从历史遗迹中,追寻“祖传秘制”到国家“绝密”的不平凡的旅程。向人们诠释一代药王的圣洁灵魂,以及其家人、后人的家国情怀。

云南电视台采访

云南电视台采访

家亦是国,国亦是家。家乃国之小家,国乃家之大族。家族的文明化实践及其形成的思想意识,由宗族认同,到社会认同,到国之认同,是宗族文化形成与发展的基本参照系与轨迹。追寻先人文明的轨迹,把握优秀文化发展历程,找准社会生态灵动之根源,让家族文化在传承中发扬,实现曲氏后裔和谐融入社会生态并取得长足发展,曲氏家族为此正在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1549731551953856.jpg

 

【拓展阅读】

云南白药之父——曲焕章

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创始于上世纪之初,辉煌于抗战岁月,曾为千百万抗战将士和百姓解除伤痛之苦,然又饱受磨难,至新中国诞生后方重获新生,得到长足发展,于今闻名遐迩,名震四方。

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是中华医药文化遗产中的一朵奇葩,也是民族实业伴随着时代风云颠簸,从艰难挣扎中蹒跚走出的一株不灭的火种。

白药创始人曲焕章的一生,充满了无数传奇、跌宕以及无法回避的苦难,他在重重的磨难中艰难选择,凭着超强的毅力和才智迎来辉煌事业的经历,值得我们后人深思。

 

≡ 乡村郎中的创药之路 ≡

曲焕章,原名曲占恩,字星阶,光绪四年(1880年)生于云南江川县赵官村。

云南白药

 曲焕章故居

曲焕章七岁丧父,九岁丧母,全靠祖母与姐姐抚养成人。12岁时,他被送到姐夫(袁恩龄)家学中医伤科。开始他坐不住,后来才发现这些丸散膏丹、花花草草里的趣味,于是小小年纪一边随姐夫行医,一边学习加工配制伤科用药的医药学知识。

15岁时,曲焕章在袁家药房当帮工,继续自习医药。17岁娶妻李惠英,20岁开始独立行医,并自己动手配置伤科药方。1902年,他配制出一种治伤药,叫“万应百宝丹”(云南白药的前称),验用于临床实践中,效果不错,曲焕章渐渐在江川一带小有名气。

至今,关于曲焕章创制云南白药有多种版本传说。其中他老家流传的是这样的:

村边的水塘稻田里有一种体形较大的蛙类,当地人叫“石蚌”。人们捉来石蚌后,怕它们逃跑,就将其腿折断扔进篓子里带回家。曲焕章一次捉了石蚌后顺手拔了一把草塞住篓子回家,第二天却发现篓子里石蚌的腿竟然好了。曲焕章如获至宝,便自采药材,加工后配置成“撑骨散”以及其他伤科药,经反复试制和实践,终于创制了云南白药。

而在1930年前后,曲焕章本人则在报纸上宣称,说他的百宝丹(云南白药原名)是受“异人”传授。1956年的《云南日报》上登载了曲焕章妻子缪兰英的讲话,也证实了这一点,并肯定这个“异人”就是武当派道医姚洪钧。据缪兰英讲述,1906年,曲焕章因被迫给土匪医伤,被人误告通匪,受到官府缉捕。曲焕章仓促逃走,多年不敢回家。并将原名曲占恩改为曲焕章,在红河一带做游医为生。

一天,他正在个旧街市摆摊行医,毒疮发作,几乎丧命。刚巧被一位道医见到,救了他的性命。

救他的竟是被人称作“滇南神医”的姚洪钧。曲焕章闻名已久,既得见,便拜为师傅。从此,跟随师傅在云南北部、四川、贵州一带,鹤迹仙踪,行走民间,治病救人;遍游山川,采草配药。这样,一直到师傅去世,他又一次失去亲人,哀痛之后,继续行医制药,心无旁骛。

云南白药

 

1916年,他在原来“万应百宝丹”的基础上,又加师傅所授和后来不断改进完善的独门特效治伤药,改名“曲焕章白药”。

云南白药

相比而言,曲焕章本人及妻子缪兰英的说法更“靠谱”,也经得起推敲。因为任何伟大的发明创造,不经身体力行的反复实践并通过实践的检验断难成功。当年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万里踏访深山老林,学神农遍尝百草,反复验证,才能写出传世巨著《本草纲目》,曲焕章与他师傅同样也走的是这一条路。

1913年,出逃多年的曲焕章回到老家时,妻子李惠英因得到消息说他早已客死他乡而改嫁。他再次远走,娶通海县女子缪兰英后,开了一家小药房,坐诊售药。而由他研制的百宝丹经多年苦心临床验证,反复改进配方,也终于大功告成。这种白色的药末具有很强的消炎止血、活血化瘀功能,尤以治刀枪伤及跌打为最。经呈交云南省政府警察厅卫生所检验,检验合格,并列为最优等级,发给证书,允许公开出售,改纸包装为瓷瓶装,曲焕章和他的白药再次名声鹊起。

云南白药

  

≡ 白药神话 ≡

曲焕章的白药尽管在老百姓中间有极好的口碑,名闻天下,曲焕章的“个体经营”始终迈不出滇南一隅,仅够养家糊口而已。

天有不测风云,这期间,他再次被迫为滇南一带土匪头子吴学显疗伤。吴当时胸部中枪伤,逃回老家通海县藏身治伤。曲焕章被吴身边人挟持带到其藏身处时,吴学显已经命悬一线。

云南白药

吴经曲焕章治疗伤愈后,只说大恩不言谢,便离开了通海。曲焕章也只求不要再次被人发现他“通匪”而告至官府,招来厄运。谁知,这次疗伤给云南白药带来的却是福不是祸,也正应了祸福相依的古话。

时值唐继尧主滇期间,唐继尧采取怀柔政策“招安”了吴学显部,并任命其为军长。吴学显当军长后,没忘记曲焕章当年救命之恩,特地致函曲焕章,约请曲焕章来昆明开业,在昆明市南强街帮他开设了一间伤科诊所。自此,曲焕章及他的云南白药事业起点一举进入省会昆明。

事有凑巧,1923年吴学显率部在广西打仗时又负重伤,右腿骨被枪打断,当时昆明最有名的法国医院、惠滇医院、陆军医院都认为只能截肢,否则将有生命危险。吴学显再次想到了曲焕章,让人请他来给自己治腿,而曲焕章果然用万应百宝丹接好了吴腿断骨,使其行走自如。此事遂成为昆明街头巷尾议论的新闻,曲焕章也因此成了昆明有名的伤科医生,前来求医买药的人陡然增多,生意兴隆。吴学显还将曲焕章举荐给唐继尧,唐继尧礼聘曲焕章为东陆医院滇医部主任兼教导团一等军医,唐继尧亲自他题写了“药冠滇南”的匾额。

1927年,曲焕章总结临床经验,对万应百宝丹反复验证,使万应百宝丹一药化三丹一子,即普通百宝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保险子。伤重者先服保险子,能增强疗效。并经省府化验百宝丹、虎力散、撑骨散,发给证书,且转国府化验立案。1928年曲焕章使其万应百宝丹批量瓶装(长方形)上市,在长江以南诸省出售,还以七折至三折在上海、武汉、香港、澳门、雅加达、仰光、新加坡、曼谷、横滨等地建立代销点。

1930年,曲焕章请人代笔写作《草木篇》,书中记述其所知药物的功能等。1932年曲焕章又开始写作《求生录》,内容是介绍万应百宝丹等一共21种药品的疗效。

云南白药

为了扩大销售,曲焕章1931年在金碧路开始建盖三层楼的曲焕章大药房,至1933年完工投入使用,开业销售百宝丹。药房大厅悬挂有许多要人的题词,有唐继尧的“药冠南滇”、龙云的“针膏起废”、胡汉民的“白药如神”、金汉鼎的“撑骨散为专药将军”、杨杰的“百宝丹系白药之王”。同年,曲焕章被昆明医药界选举大会推选为中医工会主席。

云南白药

1935年5月,蒋介石在云南省政府接见了曲焕章,曲焕章送五百瓶三升百宝丹给蒋介石,蒋介石书“功效十全”,并加一张半身像片,送给曲焕章。

云南白药

1937年9月,滇军60军、68军将士先后开赴抗日前线,曲焕章为全体将士捐赠了3万瓶百宝丹,大大鼓舞了将士们的杀敌之心。在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中,60军将士负伤不下火线,外敷内服白药后继续拼杀。日本报纸惊呼:“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在伤多于病的年代,云南伤骨神医曲焕章和他的白药被人们越传越神奇。将士出征,百姓行脚,都以能够随身携带一小瓶白药为最大安慰,比干粮还珍贵。

抗战前后,白药神话登峰造极,国内年销量达到40万瓶,并远销海外东南亚国家和地区。

 

≡ 一代药王之死 ≡

云南白药

在普通士兵和百姓眼里,白药是命,曲焕章是神;但在官僚买办们眼里,白药是钱,曲焕章是摇钱树,是特殊“战略资源”,想独霸者有之,欲垄断者有之,想要操控曲焕章和得到白药配方的更是大有人在。

为了让曲焕章交出白药秘方,各色人物纷纷登场,各出各的招,上演了一幕幕令曲焕章悲愤莫名的人间闹剧。

1938年,国民党昆明市政府以“支持抗战”为名,找到曲焕章,宣称国难当头,曲焕章要么交出药方,由“政府”组织生产;要么认捐飞机一架。药方是他的命根子,他当然不能交出,可被强行摊派捐献飞机一架,这也大大超出了曲焕章当时的经济实力。曲焕章可以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终竭尽所能,认捐滇币3万。然而到同年四月交款时,官方却说曲焕章认捐的是3万国币,折合滇币计30万,曲焕章交不出这么多钱,就被当局关押在昆明市警察局中。曲焕章没有办法,只好托人说情向云南富滇银行借钱,终把30万滇币交清,才被放出来。其前后被关押了40多天。

云南白药

曲焕章被放出来不久,昆明市政府又以30万滇币不够买一架飞机为理由,逼迫曲焕章再次捐款。曲焕章异常苦闷,处境艰难。

还是这一年,在种种逼迫中走投无路时,重庆政府派人来接他,说国民政府将委任他为中央国医馆馆长,并且是由国民政府委员兼最高法院院长焦易堂亲自出面,邀他“共商大业”。

曲焕章以为是千载难逢的大好良机,即借口去救治因抗战受伤的高级将领,乘机摆脱昆明市政府的纠缠,乘坐焦易堂派来的小车独自前往重庆。

云南白药

天知道此次邀请其实是一个更为阴毒的陷阱。曲焕章到达重庆后就被安排到机房街中华制药厂内,焦易堂热情地为其设宴洗尘。蒋介石也再一次接见了曲焕章。焦易堂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即抗日救国,要曲焕章参与合办中华制药厂(事实上为焦的私人工厂),办法是叫他把万应百宝丹的秘方交给中华制药厂,让该厂生产万应百宝丹。曲焕章此时才明白其中的奥妙,心中叫苦不迭。

见曲焕章拒绝交出秘方,焦易堂岂肯善罢甘休,遂把曲焕章软禁起来,逼其交出秘方。曲焕章又一次失去了自由。

曲焕章虽然怀着报效国家的激越心情而来,但也并非全无防备。临行前,他已将全部配方交给妻子缪兰英保管,并要妻子在佛像前立下重誓,决不外传。

暑天的重庆,酷热难熬,对于生长在四季如春的江川的曲焕章来说,实在够呛,又加上心情郁闷,苦无出路。于是曲焕章忧愤成疾,先是出虚汗,后又患暑痢,身体逐渐衰弱。

云南白药

 1938年8月,一代药王、名医曲焕章不幸辞世,享年56周岁。

 

≡ 新生与辉煌 ≡

曲焕章舍命相保的秘方,如今已成中华文化遗产中的奇宝。

云南白药

 

曲焕章含冤死后,他的妻子缪兰英继续经营大药房,但因多方干扰与迫害,加之没有曲焕章坐镇,管理多有困难,生意大不如前,市场上冒牌百宝丹泛滥,金碧路上的曲焕章大药房日渐寥落。

云南解放以后,药房又现生机。1951年百宝丹在西南工业展览会上,荣获一等奖。至1955年,百宝丹月产已达1万瓶。

1955年的一天,缪兰英主动找到昆明市政府,提出要见昆明市的主要领导。当着市主要领导的面,缪兰英庄重宣布:向人民政府献出百宝丹的全部配方。消息一经传开,社会各界纷纷对缪兰英的做法给予高度赞扬。

为了表彰缪兰英的巨大贡献,1956年,昆明市人民政府特别为她召开了表彰大会。1956年公私合营,百宝丹秘方被列为国家保密级配方,政府将曲焕章大药房合并其他几家私营药房,改名为昆明联合制药厂,任命缪兰英为制药厂技师,所出产品称云南白药。

1971年,联合制药厂扩建,并改名为云南白药厂。1978年,白药产量已达到1956年公私合营前的156.8倍。

 

云南白药


1995年,云南白药被授予“中华老字号”。“云南白药散剂”、“云南白药胶囊”被列为国家重要一级保护产品。

云南白药

目前,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国家二级企业,云南省首家A股股票上市公司。

云南白药

 编辑/萧文



上一篇:曲氏家训族规 下一篇:民族实业家曲松龄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