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民风网
作品鉴赏室

王羲之草诀百韵歌

文章来源:视界艺术 更新时间:2018-07-311040

1533025625858881.jpg

草圣最为难,龙蛇竟笔端。毫厘虽欲辨,体势更须完。

第一句是说写草书难,要写好草书更难。第二句是讲草书的形态。草书以最具韵味的抽象形式来体现书法之最生动的意象和最高的境界。其犹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惊蛇入草”的生动姿态都在草书人的笔端强劲地表现出来。第三句说的是写草字要有法度,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毫厘之差就成了不同的字,笔划的长短也可以改变一个字,但这些都有它的判别方法。而更重要的是第四句,即草书写得好坏在于其体势要圆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气势,气势不好就是笔法再好也不是好作品。

1533025957219579.jpg

有点方为水,空挑却是言。盖头无左畔,之趬缺东边。长短分知去,微茫视每安。

以有点或无点来区分三点水旁和言字旁,其实也不一定,看本页的须字即可知。宝盖头音绵,写时不必写左边那一点;辵音chuò,遶同绕,写走之底时,只要在左边竖下右绕即可;建字底(廴)也同此处理。知和去两个字很相似,其区别主要在于最后一画的长短;每和安两个字只有微小差别,要注意区分。

1533026341888885.jpg

步观牛引足,羞见羊踏田。
六手宜为禀,七红即是袁。十朱知奉己,三口代言宣。

“步”字是先写牛,至末笔转锋左下撇出即成;而“羞”字很像是羊字下连笔写田字而成。说是上写“六”,连笔下写“手”就成了“禀”字;上“七”下“红”就成了“袁”字。 “奉”字的写法:上写十,下写朱,十的第二笔和朱的第一笔连写;上写三,下连笔写口就成为“言”字,“代言宣”:代替言字宣布自己的存在。

1533026666214172.jpg

左阜贝丁反,右刀寸点弯。
曾差头不异,归浸体同观。孤殆通相似,矛柔总一般。

是说左边的耳旁和贝旁好像反写的丁字; 在右边的刀旁和寸旁的写法:上为一点,下为横折钩。 “曾”和“差”字的起首部写法相近似; “归”(归)和“浸”两个字右半部写法相同。“孤”和“殆”两个字很相似,左旁相似右旁有差别; “矛”和“柔”总体上看很相像。

1533026964347740.jpg

采夆身近取,熙照眼前看。
思惠鱼如画,禾乎手似年。既防吉作古,更慎达为连。

采夆身近取,熙照眼前看:“夆”音逢。“采”和“夆”两个字的形体几乎一样,即所谓“身近取”;熙”和“照”两个字的上部很像“眼”字,好好看看有何不同?要注意区别啊。“思”、“惠”、“鱼”有和“画”(画)字相同部分,可要注意区别; “禾”、“乎”、“手”也与“年”字十分相似,须仔细辩别。不要把“吉”字写成“古”字; 写“达(达)”更要慎重, 别写成了“连(连)”字。

1533027200836560.jpg

宁乃繁于叔,侯兮不减詹。
摄称将属倚,某枣借来旋。慰赋真难别,朔邦岂易参。

“宁”字“叔”字差不多,只是写“宁”字第一笔要多一个右钩,似乎繁了一点;写“侯”字不比“詹”字简单,只是一笔成而已。“称(称)”、“摄”两字,左旁有差别,右边都“倚靠”在属字上(其实是属字的下半部);“某”和“枣”字借“来”字转变(旋)而成。“慰”、“赋”两个字真难区别(但细看还是差别的);“朔”和“邦”字几乎一样,能参得透吗?

013.jpg


之加心上恶,兆戴免头黾。
点急堪成彗,勾于认是卑。寿宜圭与可,齿记止加司。

“之”字下加“心”就成了“恶”字;兆字“戴上”免字的上半部就成了“龟(龟)”字。“急”字头上加一点,可以成为“隐”字;上一横勾下加“于”就成了“卑”字。“寿”字的一种写法:上写“圭”字,连笔写“可”字的下半部(注意此处的草书“与”字并不规范);记住“齿”字的写法是上为“止”,下为“司”。

1533027991635626.jpg

常收无用直,密上不须盖。才畔详笺牒,水元看永泉。
 柬同东且异,府象辱还偏。

“常”字的末笔不必用竖画,只要用点就行了;写“密”字不需要写宝盖头。“笺”、“牒”的“片”字旁都可用才(提手)旁,所以要在右部去分辨;在“水”字的头上去看“永”和“泉”字吧,它们的起始部不一样呢。 “柬”“东”字形相似,差别也显然;“府”字虽象“辱”字,但还是有所偏差。

1533028291356531.jpg

才傍于成卉,勾盘柬作阑。乡卿随口得,爱凿与奎全。玉出头为武,干衔点是丹。
 

写“才”字连笔在右旁写“干”字就成“卉”字;写横钩(门的通用写法)下写“柬”字即成“阑”字。知道了“口”字的写法,“乡”、“卿”两字很容易得到,(注意这三个字的区别);“爱”加“人”字头即是“凿”字,两字下部都是奎字的下部。“玉”字出了头就成“武”字;“干”字加一点即“丹”字。

009.jpg

蹄号应有法,云虐岂无传。盗意脚同适,熊弦身似然。矣其头少变,兵共足双联。

“盗”、“意”、“适”三字脚的写法相近; “熊”、“弦”和“然”字也相似,要注意区别。“蹄”和“号”(号)自有其区别之法; “云”(云)和“虐”虽是易混字,又岂能无法分辩。“矣”和“其”字下部相同,头部有少许不同;“兵”和“共”字下部写法一样(凡“八”字底都可以这样写)。

010

莫写包为守,勿书绿是缘。漫将绳当腊,休认寡为宽。即脚犹如恐,还身附近迁。

莫写包为守,勿书绿是缘:别把“包”字写成“守”字,两字的下半部大不一样;也不要把“绿”写成了“缘”,注意这两字右边下半部的写法。不要把“绳”字写成“腊”字,两字的右旁头部写法不一样;莫把“寡”字当成“宽”字啊。其实,“即”脚为点,“恐”脚为“一”;“还(还)”的形体有一点类似“迁”(迁)字。

011

寒空容有象,宪害审相牵。满外仍知备,医初尚类坚。直须明谨解,亦合别荆前。

“寒”、“空”、“容”三字各有其形象,写法不都一样;“宪”、“害”、“审(审)”三字有相同之处, 也有不同之处,注意区别。“满”字外形如同“备”字;“医”和“坚”的上部也很类似。必须明白“谨”和“解”的写法,右旁相似,左旁绝不相同;“别”、“荆”和“前”字都有“刂”字旁,其法相同,有点无点都一样。

012

颡向戈牛始,鸡须下子先。撇之非是乏,勾木可成村。萧鼠头先辨,寅宾腹里推。

“颡”字左旁的写法,先写“戈”往下写“牛”;写“鸡”字,先写“下”,下写“子”。 一撇下加“之”不是“乏”字!多了一点;“村”字的写法:“木”加钩。“萧”和“鼠”从其头部区别;“寅”和“宾”其差别在“宀”的下面。

014

右邑月何异,左方才亦为。举身为乙未,登体用北之。
路左言如借,时边寸莫违。

右耳旁的写法和“月”的写法有什么差别?(注意帖中草书邑是邑字而不是右耳旁的写法,可参看上页朔、邦二字)左“方”旁可用“才(实为提手旁)”字代替(但注意:有的字则不可,如“施”字,如用“才”则成了“拖”字! )。“举”字可写成“乙”下加“未”;“登”字则用上“北”下“之”组成。“路”字的“足”旁很像是借用了“言”旁;“时”字的右旁是“寸”字,别弄错了。

015

草勾添反庆,乙九贴人飞。惟末分忧夏,就中识弟夷。
 斋齐曾不较,流染却相依。

“庆”字的写法:从上至下“艹”→横勾→“反”; “乙”字下连写“九”,然后在“九”字的末笔上写“人”即成“飞(飞)”字。区分“夏”与“忧”:在“夏”的底部加“一”,就成“忧”(忧)字;“弟”和“夷”两字的差别在中部。“斋(斋)”“齐(齐)”两个草书字原来就通用,写法略有不同;“流”和“染”有点“形影相依”,写时要注意区别。

016


或戒弋先设,皋华脚预施.睿虞元仿佛,拒捉自依稀。顶上哀衾别,胸中器谷非。

写“或”和“戒”字要先写“戈”,但准确的说,是先写“戈”字的横和斜勾;写“皋”和“华(华)”字时,头写好后,接着写中间竖画一直到脚,然后才写中部。 “睿”和“虞”有点类似;“拒”和“捉”字差一点就完全一样了。“哀”和“衾”的差别就在头部;“器”和“谷”字差别在中部。

017

止知民倚氏,不道树多枝。虑逼都来近,论临勿妄窥。 起旁合用短,遣上也同迷。

只知道“民”和“氏”是相互依赖的,(“氏”字头多一小横画就成“民”字); 就不知道“树”比“枝”字的右旁多了一些(笔划)吗? “虑”和“逼”多么相似呀!区别在于底部;“论”和“临”字也很相像,看清楚,别弄错啊! “起”和“短”字左旁同用“走”旁的写法;“遣”字的头部和“迷”的头部相近。


018

欲识高齐马,须知兕既儿。寺专无失错,巢笔在思维。
 丈畔微弯使,孙边不绪丝。

“欲识高齐马,须知兕(sì)既儿”:想知道“高”、“齐”、“马”三字区别吗;那也要搞清楚“兕”、“既”、“儿”三字的区别啊。“寺专无失错,巢笔在思维”: 以为“寺”和“专(専)”字没区别就错了;写“巢”和“笔”二字时要想一想它们的差别在哪里!“丈畔微弯使,孙边不绪丝”:先横折再写“丈”字就是“使”字了;写“孙”字,右旁不要写“糸”的头,只写个“小就行了”。

019

莫教凡作愿,勿使雍为离。醉碎方行处,丽琴初起时。栽裁当自记,友发更须知。

莫教凡作愿,勿使雍为离:“凡”和“愿”字的写法极其相似,不要写错了;“雍”和“离”,右边相近,左边不同。醉碎方行处,丽琴初起时: 判别“醉”和“碎”可根据左旁部首(即“方行处”); “丽”和“琴”字上半部写法不同。栽裁当自记,友发更须知:“栽”和“裁”二字写法的不同要好好记住;“友”和“发(彂)”其头部写法不同更要知道。

020

忽讶刘如对,从来缶似垂。含贪真不偶,退邑尚参差。减灭何曾误,党堂未易追。

忽讶刘如对,从来缶是垂: 真惊讶“刘”字写得像“对”字一样,(其实王羲之写过,史游也写过);“缶”和“垂”的字形也是从来就有相混的,(怀素写过)。含贪真不偶,退邑尚参差:“含”和“贪”并非孪生的一对(其下部可不同);“退”和“邑”写法也是不一样的。减灭何曾误,党堂未易追:“减”和“灭”有明显的不同,怎能弄错?“党”和“堂”几乎一样,可不好追寻呢,(同类还有“常”、“当”等)。

021

女怀丹是母,叟弃点成皮。
 若谓涉同浅,须教贱作师。鼋鼍罨一类,茶菊荣同亲。

女怀丹是母,叟弃点成皮:“女”怀了“胎儿”(就是一点——“朱砂一点”),就要当母亲了;“叟”去掉第一点就成了“皮”字。若谓涉同浅,须教贱作师:如果说“涉”字同“浅”字;那末你就要让“贱”变成“师”字了。(此四字区别微妙)鼋鼍鼌一类,茶菊策更亲:“鼋”、“鼍”和“鼌”同类(头部可不一样);“茶”、“菊”和“荣”三字归了一个部首,“荣”字的头可写成“艹”头。

022

非作浑如化,功劳总若身。
 示衣尤易惑,奄宅似相邻。道器吴难测,竟充克有伦。

非作浑如化,功劳总若身:“非”和“作”真有点象“化”字,(其实差的很多,而“非”和“作”两字更容易写错);“功”和“劳”字也有点象“身”字,(易混的是“功”和“劳”,须细辨)。示衣尤可惑,奄宅建相邻:“示”和“衣”尤其容易写错,(要注意其差别);“奄”和“宅”字很相似,(其实区别很大)。道器吴难测,竟充克有伦:“道”、“器”、“吴”三字易混,上部几乎相同,但脚不同;“竟”、“充”、“克”三字为同类,注意区分。

023

市于增一点,仓欲可同人。数叚情何密,曰甘势则匀。固虽防梦简,自合定浮淳。

市于增一点,仓欲可同人:“市”字的右上部加一点就成“于”字, “仓”和“欲”也可算是“同人”了(其区别细微)。数段情何密,曰甘势则匀:“数”与“段”字太相似了, (注意其头部和中部一点之不同);“曰”和“甘”字的笔势都差不多(只是笔划长点短点而已)。固虽防梦蕳,自合定浮淳: “梦”和“蕑”固然难防混淆;而“浮”和“淳”字也要认真判定。

024

添一车牛幸,点三上下心。
叅参全不别,閧巽岂曾分。夺旧元无异,嬴羸自有因。

添一车牛幸,点三上下心:“牛”添“一”即“车”;“上”、“下”、“心”都是写成三点(其中如数学符号“∵”是“上”,“∴”是“下”;而“心”则为横排的波浪式三点)。叅参全不别,閧巽岂曾分:“叅”和“参”两字原本就没有差别(还是有差别的);“閧”和“巽”有什么区分(其实区别在头尾)?夺旧元无异,嬴羸自有因:“夺”(夺)和“旧”(旧)字的头部没有差异(注意下面的“身子”可不一样了);“嬴”和“羸”字自有其区别之处:就在于下部(下部中间的“女”和“羊”)。

025

势头宗掣系,章体效平辛。欲戒哉依歳,寜容拳近秦。邪听行复止,郎断屈仍伸。

势头宗掣系,章体效平辛:“势”的头部宗法“掣”“系(系)”的写法; “章”的下部可与“平”和“辛”比较(其微细的区别)。欲戒哉依歳,寜容拳近秦:要注意别把“哉”写成“岁(歳)”字;也别把 “拳”和“秦”的写法相混淆了。邪听行复止,郎断屈仍伸:“邪”和“听(聴)”也十分相似,但其右旁一动一静还是有区别的;指的是“郎”的右旁应屈,而“断”右旁要伸,因为其左旁“断”的下部和“郎”可写成一样,所以特别要注意右旁的写法。

026

田月土成野,七九了收声。最迫艰难叹,尤疑亊予争。葛尊草上得,廊庙月邉生。

田月土成野,七九了收声:“田”、“月”、“土”组志“野”字;从上至下“七”、“九”、“了”三字一气呵成“声(声)”字。
最迫艰难叹,尤疑亊予争:“艰”、“难”、“叹”三字的左旁都一样,要记住右旁的差别;“事”、“予”、“争”三字看似相同,让人迷惑。
葛尊草上得,廊庙月邉生:“葛”、“尊”字都写成“艹”头,只下部有微妙差别;“廊”、“庙(庙)”二字内部的“郎”“朝”的左旁都写成草书的“月”(注意“月”左边的差异)。

027

里力斯成曼,圭心可是舂。出书观项转,别列看头平。我家曾不远,君畏自相仍。

里力斯成曼,圭心可是舂:“里”字下加“力”即成“曼”字; 而“舂”字的写法:“圭”下加“心”。 出书观项转,别列看头平:“出”与“书”字就看其“颈部”(第二笔起笔处)的区别(其实收笔处也不一样); 区别“别”字和“列”字,就看头部是点还是横平。我家曾不远,君畏自相仍:“我”和“家”很相近,注意头部不同; “君”和“畏”也很像,其实大有区别,应看仔细。

028

甚乂犬傍获,么交玉伴琼。膝滕中委曲,次比两分明。二下客为乱,宀藏了则宁。

甚乂犬傍获,么交玉伴琼:“获”字的结体:左 “犬”旁,右旁上为“甚”,下为“乂”; “琼(琼)”字的结体:左旁为“玉”,右旁上部为“么”,下部为“交”。 膝滕中委曲,次比两分明:“膝”和“滕”两字从其右旁中部的委曲变化来区分;“次”和“比”其差别就是明显的了。二下客为乱,宀藏了则宁:“乱(乱)”字的写法:“二”下面写“客”即成; “宁(寜)”字的写法:“宀”下写“了”。

029

而由问上点,早得幸头门。耻死休相犯,貌朝喜共临。鹿头真戴草,狐足乃疑心。

而由问上点,早得幸头门:即“而”字的写法: “问”上加一横点即成; “早”字得于幸字头上加一门字(此句不太确切)。耻死休相犯,貌朝喜共临:“耻”和“死”很相像,别弄混字了; “貌”和“朝”也易混淆,放在一起(来临写)就好注意其区别。鹿头真戴草,狐足乃疑心:为“鹿”字的写法,要有“艹”头才是对的,(是原于象形字); “狐”字右旁脚部可真像是“心”字。

030

勿使微成渐,奚容闷即昆。作南观两甫,求鼎见棘林。休助一居下,弃奔七尚尊。

勿使微成渐,奚容闷即昆:不要把“微”写成“渐”, 其区别在中间部分; 也不要“闷”“昆”相混,注意两字的差别。作南观两甫,求鼎见棘林:想写“南”字吗?看看“两”和“甫”吧,外取“两”,内取“甫”;学会“鼎”字可方便学“棘”和“林”字呢(但要注意三字的微细区别)。休助一居下,弃奔七尚尊:写“休”和“助”字不要忘了下面加“一”字; 弃”和“奔”字的头部都像“七”字。

031

隶头真似系,帛下即如禽。沟谍皆从戈,纸笺并用巾。惧怀容易失,会念等闲并。

隶头真似系,帛下即如禽:“隶”“系”(“隶”“系”)的头部相似,也可写成一样; “帛”字的下部与“禽”字的下部写法写一样。沟谍皆从戈,纸笺并用巾:“沟”和“谍”字的右旁头部都可用“戈”; “帋”(纸)和“笺”字脚部都写成“巾”字。惧怀容易失,会念等闲并:“惧(惧)”和“怀(怀)”两字易写错而混淆;“会”和“念”字相混,很容易写错。

032

近息追微异,乔商矞不群。欵频终别白,所取岂容昏。戚感威相等,驭敦殷可亲。

近息追微异,乔商矞不群:“近”、“息”和“追”差异小,易混,请注意; “乔”、“商”和“矞”三字并非一类,注意判别。欵频终别白,所取岂容昏:“欵(款)”和“频”字相似,但终有差别,; “所”字(的这种写法)容易与“取”字相混,注意末笔。戚感威相等,驭敦殷可亲:“戚”、“感”和“咸”字相等吗?否,相似而已(注意这里的“相”字草法不规范); “驭”、“敦”(此字帖中误注为“登”)和“殷”字易混,只有左上角那一点点差别。

033

台名依召立,教类逐严分。.邹歇歌难见,成几贼易闻。傅传相竞点,留辩首从心。

台名依召立,教类逐严分:“台”、“名”字的形体都可依从“召”字来写(此句亦不确,此三字区别还是很明显的);“类(类)”和“严(严)”字相似,但又有分别(此句第一字草书为“敕”,楷书所注却是“教”,似应是教,意为教你严格区分类字与严字)。邹歇歌难见,成几贼易闻:“邹”、“歇”、“歌”都很难区别呢;“成”、“几(几)”、“贼”三字虽有相似之处,但容易区别。傅传相竞点,留辩首从心:“傅”与“传(传)”只一点之差,记住:多一点为“傅”,少一点为“传”,千万别写错;“留”和“辩”字的头部都是“心”。

034

昌曲终如鲁,食良末若吞。改头聊近体,曹甚不同根。旧说唐同雁,尝思孝似存。

昌曲终如鲁,食良末若吞:“昌”、“曲”字和“鲁”字下半部写法相近; “食”、“良”字的脚和“吞”的脚仿佛(其实不一样)。改头聊近体,曹甚不同根:“改”和“头”的结体,姑且说略微一样(“头”字还有其他写法,和“改”字的写法大不一样);“曹”和“甚”的根不同,也即脚部不同。旧说唐同雁,尝思孝似存:过去曾说“唐”与“雁”相同;也曾感到“孝”和“存”有点相似。(其实差别很明显)

035

扫搊休得混,彭赴可相侵。
 世老偏多少,谢衡正浅深。酒花分水草,技放别支文。

扫搊休得混,彭赴可相侵:“扫(扫)”和“搊”可别弄混字;“彭”字用此写法(可参阅<兰亭序>中的彭字)和“赴”字也易相混。世老偏多少,谢衡正浅深:“世”和“老”的差别只在脚部的多与少;“谢”和“衡”个字的区别则在右旁上部(一浅一深)。酒花分水草,技牧别支文:“酒”字用“氵”旁,“花”字用“艹”头(这是它们的分别);“技”和“牧”字的区别在右旁的“支”和“文”。

036

可爱郊邻郭,偏宜谌友湛。习观羲献迹,免使墨池浑。

可爱郊邻郭,偏宜谌友湛:“郊”和“郭”象好邻居一样(同部首,且左旁也相似);“谌”与“湛”也像是好朋友(它们不同之处在其偏旁,也就是“有点方为水”和“空挑却是言”。但这两句并不通用,在历代草书中“亻”、“彳”、“讠”、“氵”旁多相混,要注意判别)。习观羲献迹,免使墨池浑:学习草书一定要多看王羲之和王献之的草书真迹,免得白糟蹋墨水,还连累墨池的水也浑了。

037

038

(本文的诠释来源于网络,若有不妥请及时与本站编辑部联系。)

编辑/萧文

上一篇:萧明伟书法作品赏析 下一篇:窗花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7001860号-1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归民风网所有,未经过同意不得转载或下载图片。 沈阳网站建设 龙兴科技